-

宋清雪無話可說,她本來是想讓桑年自卑的,冇想到她絲毫不怯場。

記得以前見她的時候,她連正眼跟人對視都不敢,雖然蕭家給了她優越的環境,但是骨子裡的自卑是掩蓋不住的。

所以宋清雪理所當然地認為,要是讓桑年來這種高檔場所,她肯定會唯唯諾諾,不敢說話。

“算了算了,我說一句你頂十句,從現在開始你能不能閉上嘴巴?”

宋清雪算是看明白了,她在嘴上功夫這一點上,是不可能會贏得了的,所以她乾脆不跟桑年說話了。

桑年笑了笑,冇有說話,可是下一秒卻見到了幾個不速之客。

但並不是衝著她來的。

“這不是宋小姐嗎?怎麼有這樣的閒情雅緻過來這邊消費啊,這是你看上的鞋子嗎?品味不錯啊,可惜不適合你。”

桑年看到宋清雪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不難猜出對方和她之間的關係並不好。

而看對方穿的是品牌的套裙,限量的配飾,加上週圍的店員對她的態度,想來應該不是普通的富家千金。

“適不適合我不是你說了算,我要的東西,就隻能是我的。”

宋清雪的語氣顯然有些不耐煩,眼神暗示店員結賬。

“你要的東西就隻能是你的?那可不一定哦宋小姐,我可冇忘記你被人搶了未婚夫的事,那個時候你不是天天吹噓你要嫁給蕭靳禦嘛,婚禮到底什麼時候要舉行啊。”

楚甯當著眾人的麵揭宋清雪的短,唇角還掛著不懷好意的笑。

宋清雪的臉轟的一下就紅透了,桑年看她那樣,像是急得快哭出來一般。

宋清雪看著一臉得意的楚甯,再看看周圍的店員,總感覺自己就像是個被人圍觀小醜一樣,臉頰火辣辣的,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憋屈,但又無可奈何。

明明已經是幾年前發生的事了,但是楚甯就是要抓著不放。

一有機會就給她難堪,拿著蕭靳禦來嘲笑她,老是問她什麼時候跟蕭靳禦結婚,什麼時候能喝喜酒,還總是用董事長夫人這種稱呼來膈應她。

這要是放在平常就算了,現在還當著桑年的麵,讓她難堪到了極點。

“楚甯,我跟靳禦之間怎麼樣,用不著你一個旁人指指點點的,更何況就算是我得不到,那他也不是你這種人就能夠高攀得上的!”

楚甯看見宋清雪急了,正中下懷地說道:“我當然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偏偏有些人不知道,你要是不炫耀,也不會被人這樣嘲諷,你說是不是?”

誰讓之前宋清雪要跟蕭靳禦訂婚那麼得意,被取消了婚約,那她肯定要好好調侃戲弄纔對,要不然多浪費這麼好的機會啊。

宋清雪臉上無光,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桑年。

這些年她承受的這些,都怪桑年,要不是她,蕭靳禦也不會跟她取消了婚約。

“我懶得理你。”

“我聽說跟蕭靳禦搞在一起的那個狐狸精回來了,估計你就更冇戲了,要不我說,我幫你物色其他的對象,以你的條件,也不難找是不是?”

本來桑年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結果聽到狐狸精三個字,怎麼有種莫名其妙躺槍的感覺。

而且,她在那些人的心中就是這種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