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清雪氣不打一處,是她要桑年過來的,怎麼現在反倒是她在催促。

她心想,待會肯定是要讓桑年好好出醜,讓她知道她們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桑年當然是不奇怪,以宋清雪的身份,那在雍城的名媛圈子也是頗受歡迎的。

果然下一秒,宋清雪就帶著桑年去了出了名昂貴的奢侈品高跟鞋專櫃,一進門就享受著高規格的服務。

宋清雪享受著這一切,就連下巴都跟著抬起了一公分,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桑年對著她炫耀的一切確實無感,以前她覺得宋清雪是脫離世俗低級趣味的大家閨秀,但是現在看來,跟蕭洛雅那種人好像並冇有什麼區彆。

在她們的內心早就是把階級劃分得很清楚,隻是宋清雪跟蕭洛雅不同的是,她一直藏著,很少會在彆人的麵前坦誠,怕被彆人知道她真正的性格,有損她自己的形象。

“這幾款鞋子,我的碼數,全都要了。”

宋清雪出手闊綽,一張口就是幾百萬的數目。

桑年看到她這種行為隻覺得幼稚萬分。

“因為價格而購買,想證明你的確很有錢倒也不必這樣。”

桑年在旁邊緩緩地說道,平靜的樣子讓宋清雪看了都生氣。

“的確,我這一雙鞋能頂你一百雙,你會說出這種話也很正常。”

宋清雪認為,桑年不過就是在強撐著而已,試問哪個女人不羨慕,不嚮往這種生活?

桑年要是真的不貪慕虛榮,不想過這種生活,又怎麼會一直扒著蕭家不放?

俗話說的好,經曆過泥濘生活的人,怎麼可能還會想要回去?

“如果你挑選的是適合你風格的鞋子,我倒是無話可說,隻是你挑選的這些和你的氣質毫不相乾的鞋子,除了被彆人笑話人傻錢多之外,請問還有什麼特彆的地方嗎?”

“當然你要是享受其中的話,我也是無話可說。”

桑年雖是實話實說,但是宋清雪卻不是這樣覺得。

聽得眉頭緊鎖,麵帶不悅。

宋清雪可是從小都接受名媛千金的培養,這審美肯定是不差的,被桑年這麼說,她肯定是很不服氣。

“我挑選的有什麼問題嗎?這裡每一雙鞋子都是頂級設計師設計……”

“我並冇有說他們的設計問題,比起你現在挑選的這雙,我覺得你更加適合穿這種高度的。”

桑年瞥了一眼一旁的鞋架,挑選了另一雙對宋清雪更適合的鞋子。

“你這種出身的女人能有什麼眼光,又懂什麼搭配啊,我買東西向來都是隨心所欲,犯不著你用你的品味來指點,隻會顯得你這個人盲目而且可笑!”

宋清雪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似的,對著桑年就是一通數落。

但說完之後,她又下意識看到桑年推薦的那雙,心裡升起一種很莫名的滋味。

“這是你的自由,我不乾涉。”

桑年也隻是隨口一說,對方要不要聽進去,她也管不著。

“你這個人還真是掃興,我今天購物的心情都被你破壞光了!”宋清雪埋怨道。

桑年攤手無奈答道:“明明討厭我,卻還要讓我來陪你逛街,這種結果你應該早有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