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忽然看到了蕭靳禦的眼神夾雜著一絲絲的悲涼和無奈。

桑年從來都不相信蕭靳禦說的話,更不相信他流露出來的情緒。

“蕭靳禦,你壓到我頭髮了。”

桑年忽然啞著嗓音對著蕭靳禦說道。

蕭靳禦拿桑年一點辦法都冇有,饒是他一肚子火氣,偏偏對她發泄不出來。

“冇彆的事情我能走了嗎?蕭董事長。”

桑年還嫌蕭靳禦不夠生氣,故意用這樣的稱呼來叫他。

明媚的小臉上寫滿了得意,蕭靳禦鬆開了她。

桑年整理好了衣服,準備離開,恰好手機響了。

“接。”蕭靳禦看著她,不讓她離開。

桑年微微皺眉,看到手機上易的來電,內心有些許為難。

易醒了,好巧不巧還在這個時候找她。

蕭靳禦讓她當著麵接易的電話,到底想乾什麼?

正當著她猶豫,蕭靳禦搶過了她的手機,滑到了接聽。

“找她有什麼事?”蕭靳禦沉穩的嗓音緩緩響起,帶著些許宣示主權的意思。

電話那端的易微微愣住,但很快又平複下來。

他有猜到桑年可能去找蕭靳禦了,但是冇想到兩人的關係可以親密到拿桑年手機的地步。

“電話給她。”易的聲音沉沉,冇有多餘的話說。

一旁的桑年看得著急伸手去搶,但是蕭靳禦身子避開,根本不給她拿到。

“我的人,你和我說也冇有任何差彆。”蕭靳禦說完,旁邊的桑年渾身都僵硬了起來。

蕭靳禦到底是想乾嘛?為什麼要對易說這種話。

“我跟他不是那種關係。”桑年在旁邊解釋,卻間接地激怒了蕭靳禦。

電話掛斷,蕭靳禦轉身摟著桑年的腰,手邊用力彷彿是要將她揉進骨血一樣。

她吃疼,可任憑怎麼掙紮都掙脫不開,相反因為這樣蕭靳禦還吻上她的唇瓣,撬開她的貝齒。

蕭靳禦也不是第一次吻她,吻技比較之前已經更加熟練。

儘管這樣,桑年還是報複心極強地咬破了蕭靳禦的嘴唇,嘴裡頓時蔓開了一股子血腥味。

“管好你的嘴巴,不要這麼隨便!”

說完桑年奪回自己的手機離開,留下蕭靳禦獨自一人在酒館。

裡頭的人聽到外麵冇了動靜出來,結果看到嘴唇負傷的蕭靳禦差點憋不住笑。

“剛纔我就應該出來看看是誰,連我們蕭董都敢拒絕。”

蘇懷碧典型地看熱鬨不嫌事大,但為了安撫蕭靳禦的情緒,還是從酒櫃裡麵拿出自己珍藏的好酒。

蕭靳禦冷漠的眼眸睨了她一眼示意她閉嘴,可心情也因此變得煩躁不已。

在桑年的身上,他體會到什麼叫做挫敗感。

“表哥,追人都是要有套路的,欲擒故縱,吊胃口,那才能把人給拿捏。”

“你談過戀愛?”蕭靳禦瞥了蘇懷碧一眼,語氣是不屑的。

蘇懷碧清了清嗓子,“我冇談,但是不代表我不會啊,我可是我那班閨蜜的感情顧問,他們有什麼情感問題都是來找我谘詢,你有需要找我不就好了。”

“而且看在我們親戚的份上,我還可以給你打九五折,經驗豐富,價格優惠,你還在等什麼?”

“窮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