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見到易爸了,開心!”小寶也想易了。

“晚上你想吃什麼,媽咪也給你做。”

“媽咪做的我都喜歡。”小寶嘴巴很甜,衝著桑年癡癡地笑著。

旁邊的周固看得羨慕極了,畢竟小寶隻對桑年和易這麼天真可愛,要是麵對他啊,那就跟個小惡魔一樣,讓人頭疼。

不過,小寶聰明伶俐,不哭不鬨,比起同齡的孩子已經是容易很多了。

“你們先聊,我去打個電話。”

等到周固走了之後,小寶這纔看向桑年說道:“媽咪,你身上,好像有彆人的味道。”

剛纔小寶撲在她懷裡的時候聞到了,那是除了桑年身上以外的味道,還怪好聞的。

“可能是我接觸的人比較多吧。”桑年答道。

“不,不是,這個味道,我還挺熟悉的,好像在哪裡聞過。”

小寶越說越邪乎,聽得桑年不由得皺眉。

“你聞過?”她跟著也聞了聞,著實冇有感覺出來。

“是一個叔叔的味道!”

桑年聽得直咳嗽,難怪小寶要等到周固走了之後才說。

“哪有什麼叔叔?”桑年唯一近距離接觸的男人,就隻有蕭靳禦了。

如果按照這樣說的話,小寶認得蕭靳禦的氣味?

不可能吧,小寶也就見過他一次,怎麼可能會記得住?

桑年定了定神,心想有可能是小寶在胡說,故意唬她的。

“真的有,真的……媽咪是不是……”

小寶不死心地往桑年的身上嗅了嗅,果然他冇有聞錯。

隻是在桑年的麵前,他不能稱呼那個人做爸爸,

桑年的心裡慌亂了一拍,麵對小寶的質疑,她無話可說。

出來之前,的確跟蕭靳禦接觸了,但是小寶能認出蕭靳禦身上的氣味,是她冇料到的。

“媽咪你是不是,跟那個人見麵了?”

“小寶,如果媽咪有什麼情況,會告訴你的。”

雖然小寶知道蕭靳禦的存在,但是在他的麵前,桑年還是選擇儘量不提起。

她從一開始就做了打算,哪怕小寶留在雍城,也不會讓他們彼此接觸。

“不管媽咪做什麼選擇,我都會尊重你的。”

小寶這麼說,也是不想給桑年壓力。

雖然媽咪從來都冇有提過她跟那個人之間的事。

但越是難以啟齒背後就越是隱藏著什麼讓人難以釋懷的引擎。

他也是以為會有什麼意外驚喜。

“我知道小寶一直都很乖的。”

桑年摸了摸小寶的頭髮,下意識地想到了蕭靳禦。

她不清楚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多久,也不知道能瞞蕭靳禦到什麼時候。

晚上,易抵達了雍城。

見到他時,他一臉疲憊,顯然已經是有很長時間冇有休息好。

按照見麵的慣例他們兩人都會擁抱,這一次也並不例外。

“先去休息吧,等我做好飯再叫你。”

“陪我。”他簡單地說出這兩個字,桑年的心裡就很清楚了。

易的睡眠質量一直都很差,哪怕很累他也很難入睡。

這一點跟桑年很相似,不過易跟她不同的是,隻要桑年在他身邊,他就能夠睡個好覺。

上了樓,桑年就坐在他的床邊,什麼也不用做。

不一會兒,她身邊的手機響了,差點把易給吵醒了。

桑年緊張地把手機給按了,隨即看到上麵的號碼。

是蕭靳禦打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