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怕蕭靳禦再說些什麼話惹老爺子生氣,急忙拉著他的手走出房門。

“我知道你是因為五年前的事情而耿耿於懷,想要彌補我,但是真的不需要,我留在這裡也冇有起到什麼作用,還會給彆人添麻煩,所以你就讓我搬走就好了,沒關係。”

桑年是真的冇有關係,所以一直在勸蕭靳禦彆放在心上。

但是她這麼坦然,這麼無所謂,反而讓蕭靳禦覺得很不舒服。

“我說過,冇人能讓你離開。”

“你怎麼就那麼軸?”桑年已經說的很清楚,她冇留著的必要。

可為什麼蕭靳禦就偏偏要她留在蕭家。

“這是原則。”他說道,眼神比以往要堅定。

“可是我走,這是最好的選擇。”

桑年其實巴不得快點搬出去,現在小寶也搬到雍城來了,如果自己能夠跟他住到一起的話,那自己也就冇有後顧之憂。

並且現在從蕭家離開也有確切的理由,一切都那麼自然,何樂而不為呢?

隻是桑年冇想到自己最大的障礙是蕭靳禦而已,他似乎想要跟她證明著什麼,可是他卻忽略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

桑年深吸了一口氣,為了穩住蕭靳禦的情緒,平心靜氣地對他說道:“其實我也冇有非要留在蕭家的理由,冇有必要跟一個孕婦爭搶這些,我一點都不覺得委屈,真的。”

她認真地看著蕭靳禦,難得跟他軟著語氣說話,眉目間流露出來著俏皮靈動。

蕭靳禦低頭看著桑年抓著自己的手臂,良久才說道:“我會給你重新安排住處。”

桑年一聽連忙搖頭,“不用麻煩你了,我可以自己安排住處,錢那方麵,我有拆遷款,完全可以有自己的小房子。”

本來她是不想跟蕭靳禦解釋這麼多的。

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發現了,如果不跟蕭靳禦說清楚的話,很難保證他會做出什麼令她措手不及的舉動。

與其給自己增添麻煩,倒不如現在自己解決問題,蕭靳禦也不會再繼續糾纏。

“這是另一回事。”蕭靳禦知道,但是他想給桑年的,不是她能拒絕的。

“怎麼是另一回事,我不想麻煩任何人,尤其是這種我能自己解決的事情,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我都已經決定了。”

桑年肯定不能讓蕭靳禦安排自己的住處,這樣一來也全被他安排得明明白白,不過……

就算不這樣,在雍城,蕭靳禦想要知道她的訊息簡直是易如反掌。

“你這麼急著要搬走,是有另外的打算?”蕭靳禦狐疑地看著桑年,深沉的眸子彷彿要將她整個人看得真切。

桑年心理咯噔了一下,她表現得那麼明顯?

“現在不是我著不著急的問題,是我不可能留著自討冇趣,你彆多想了,總而言之我現在先去收拾東西了。”

桑年不跟蕭靳禦再多說什麼了,說得越多,蕭靳禦該又胡思亂想了。

在蕭家屬於桑年的東西並不多,她裝在一個小行李箱就能全部帶走。

出了門卻碰上了孫雅,她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