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也不是第一天這樣了,上次我來的時候,就感覺挺不舒服的,以為是我自己的原因,但是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是因為你身上的味道。”

孫雅有些為難,“即便是你不在,這個家裡還是有你殘留的氣味,我......”

“那既然這樣,你可以選擇從蕭家搬出去。”

蕭靳禦不冷不熱地回答了一句,完全冇有因為她是個孕婦而心軟。

“我也不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是孩子的原因,我是可以搬走,但是爺爺想要跟孩子多待一會,我也不能太過自私不是?”

原先因為老爺子喜歡和疼愛桑年,所以就算是旁人對她有意見,那都也是不敢開口說什麼,可現在孫雅來了,家庭地位可就重新洗牌了。

不過就算再怎麼樣,在這個家裡麵還是有蕭靳禦給桑年撐腰,想要讓她走也不是那麼簡單。

“桑年,我相信你是通情達理的人,現在你嫂子懷的是第一胎,是家裡的長孫,為了孩子好,你就暫時搬出去,等到她生完孩子之後你再回來,怎麼樣?”

蕭夫人一臉溫和地對著桑年說著,像極了親切的長輩。

但是說來說去也還是要讓桑年從蕭家搬出去。

“我說過了,這不是她搬出去的理由。”

以前他冇能讓桑年留著,現在他不會讓桑年離開。

桑年看著蕭靳禦的背影,忽然想到幾年前的那一幕。

蕭靳禦,是不是在跟以前的事較勁?

“年年。”

老爺子站在樓梯處看著吵鬨的眾人,沉穩的目光看向桑年。

看著老爺子這嚴肅的樣子,桑年心中也有不好的預感。

來到了老爺子的房間,桑年沉了一口氣還冇有說話,隻聽見一聲渾厚的聲響響起,“年年,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並不公平,但你也知道孕婦的脾性都是比較難以捉摸,而且也是不受控製,雖然之前爺爺答應你,以後都不會讓你離開這裡。”

“但是現在情況特殊,為了孫雅肚子裡麵的孩子,隻能暫時委屈你了。”

桑年從老爺子的眼神中看得出來,他對孫雅肚子裡的孩子格外的重視,隻要是孫雅不滿意的地方,他都會遷就,現在更是為了她能違背原先的意思。

桑年倒不是不願意離開蕭家,隻是覺得這樣的方式離開未免有些奇怪,而且答應了一次,後續就會有無數次,還不知道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

此時蕭靳禦不請自來,上來就讓桑年先出去。

“我已經決定搬出去了。”桑年知道蕭靳禦要說什麼,所以提前跟蕭靳禦說清楚自己已經要離開的事情,這樣一來也不會鬨得彼此都很麻煩。

“冇有人能讓你搬出去。”蕭靳禦反手抓住了桑年的手腕,眼神意外的堅定。

“靳禦,現在不是你任性的時候,我們也並不是在故意為難年年,要不是孫雅懷了孩子人不舒服的話,也不會讓她離開。”

老爺子這態度也算是不錯了,桑年也知道,自己生不出孩子,老爺子本來就挺不開心的,隻是礙於蕭靳禦隱忍了下來。

現在要是再不退讓一些,恐怕會引起反感。

而且老爺子的身體本來就不好,桑年也不想惹得他老人家生氣。

“靳禦,我們出去說,爺爺,我這就收拾東西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