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拿出論壇上Y發過的帖子,拿出來跟桑年現在設計的做比對。

唐征看不出什麼門道,但是隱隱約約覺得兩者的風格有那麼一點相似。

“蕭董,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唐征如實地說道,他的確不是很能明白蕭靳禦的想法。

“就像其他人,如果你冇有在現場,是不是會認為這是方圓偲設計的?”

“的確,所有人看嫂子設計出來的作品,都會產生誤會,畢竟本來該是方圓偲發揮出來的水平,結果是變了另一個人,換成是誰都很難相信,除非親眼所見。”

“坦白說,嫂子在設計的時候,我看呆了,整個過程冇有一絲卡頓,就像是練習過是上千次上萬次一樣,完全不用思考,信手拈來,而且像Celi

e這樣的專業設計師都認可了。”

唐征越說越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潛意識覺得桑年比方圓偲還更像Y。

蕭靳禦看到唐征的眼神,知道他們的想法是一致的。

“既然現在已經是證明瞭桑年的能力,抄襲的謠言也要澄清。”

“蕭董放心,這件事情已經辦妥了,而且現在整個設計部的人都對嫂子都刮目相看了,不會有人覺得嫂子有抄襲的成分。”

唐征見蕭靳禦能夠眉頭舒展,心裡也鬆了一口氣。

方圓偲因病為理由冇有來公司,但整個設計部還在宣揚著她的事情。

有不少她的粉絲紛紛在給她找了藉口,說她肯定是因為最近太累了,身體不舒服,纔會連自身十分之一的實力都冇有發揮出來。

要是在她休息充沛的情況下,她是不可能會輸給桑年的。

但說得再多,結果就擺在眼前,又不能抹殺掉。

celi

e本來是不喜歡桑年的,先是因為她有被學院開除的汙點,其次又是被硬塞到她的手底下,但是通過這件事情,她似乎是明白了上麵的用意。

桑年的確是個很有天賦也很有才華的設計師,加上又這麼年輕,隻需要機會和平台,不用多久就能夠大放異彩。

而她要是能在桑年成長的路上指點一下,將來對她也是有好處的,如此一想,celi

e對桑年的好感度也直線上升。

同時,經過這件事情,桑年在整個設計部的地位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些曾經不待見她,看不起她的人,現在一個個變得非常的殷勤,不但主動在工作上幫助桑年,而且現在連點下午茶都會把桑年那份給算進去。

這種同事情對桑年而言的確是有些措不及防。

她寧願像之前那樣看不起她,就不會對她過分關注,更不會太過熱情,令人窒息。

收了工,下了班,蕭靳禦意外地等著桑年一同回去。

桑年可不想被彆人撞見,到時候又惹出一些非議,但蕭靳禦卻毫不在乎,拉著她就坐上了後座,並且也不管她是否同意,是否喜歡,就反手將她的手掌緊握。

桑年掙脫開他的手,努力地往靠近車窗的位置蹭過去,但車內的空間有限,也不是她想躲就能躲的。

“有什麼事情找我可以回家再說。”

“冇事就不能找你了?”蕭靳禦將她輕輕一拉,她整個人就往他的身邊靠攏,稍稍用勁,就算她再怎麼掙紮也是於事無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