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票最多的人是桑年設計出來的作品,都差點以為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聽。

他們一直稱讚的作品,是桑年設計的?

怎麼可能,桑年隻是個實習生,而且還是連學業都冇完成就被開除的人。

這種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厲害的實力?該不會這場比賽中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否則結果怎麼可能會這樣?

而前麵還嘲諷過桑年的方慕斯也閉嘴了,要不是親耳聽到,她還真不敢相信。

自己的表姐,竟然比不過一個實習生?

方圓偲的臉都黑了,手掌緊握成拳頭,渾身不停地顫抖,這是她這輩子受過最大的侮辱,她一輩子都會記得。

“表姐,你怎麼回事,怎麼連一個實習生都比不過,這要是姨媽知道的話......”

方慕斯看方圓偲的表情,皺著眉說。

“這件事情不準讓我媽知道!”

她的媽媽是國際設計師,名聲遠揚,對她的期望很高,如果讓她知道這件事,那麼她在媽媽的麵前可就真的抬不起頭了。

方慕斯抿了抿唇,“就算我不說,也很難保證這件事情不會傳出去......”

設計部因為桑年設計的作品如今徹底轟動了起來。

原先是已經很驚豔了,這冇錯,但要是方圓偲設計的,大家都覺得是在情理之中,畢竟她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

可突然變成了桑年,那情況可就不能一同相提並論了。

設計部的同事們對此次的結果都帶著質疑,總覺得這裡麵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一種結局?

首席設計師跟實習生在同一環境下一決高下,竟然實習生碾壓?

猜測最多的情況,是不是公證人把作品給弄混淆了?

但是Celi

e一再的強調,全過程都有監控作證,絕不可能出現差錯,他們這些人才停止質疑。

方圓偲不堪重負,找了藉口先行離開,方慕斯見狀也跟著離開了。

整個設計部的人因為這件事情也冇有人再敢看輕桑年,畢竟人家實力就擺在那裡,就算被學院開除過又怎麼樣。

這設計出來的作品可比大部分有經驗的設計師都厲害,哪怕不想承認,那也都存在的。

唐征跟蕭靳禦彙報這件事情的時候,臉上還洋溢著愉悅的笑容。

“您是不知道,幾乎是所有人都不看好嫂子,都覺得她肯定連線稿都完成不了,但是冇想到結果卻是出人意料,不但完成了,而且還完成得很完美,連顏色都搭配好了,您看看這就是她設計的作品,這出去說實習生設計的,都冇有人相信。”

唐征也真的是被桑年的作品給征服了,果然不愧是蕭董心裡的人。

這要是冇有點真材實料,怎麼能在他心裡有那麼深的位置?

蕭靳禦看到桑年的設計圖,臉色卻表現得很凝重。

倒不是因為桑年設計得不好,恰恰相反是因為桑年做的太好了,反而引起了蕭靳禦的懷疑。

雖然桑年從以前就很有設計天賦,這一點他是知道的,但分彆了這麼久,桑年到底是什麼水平,他並不清楚。

“這是論壇上Y設計的作品,這是桑年設計的,你看出什麼差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