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圓偲的意思很簡單,她現在是集團的首席設計師,如果讓所有人知道她的作品還冇個實習生好,傳出去對集團的名聲也有影響。

加上她這是因為手腕受傷才輸了,所以希望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她可以重新對桑年的作品進行調查。

唐征跟Celi

e兩人都麵麵相覷,對她的提議表示很震驚。

他們心中對方圓偲的評價就是,輸不起。

不過,以方圓偲的身份,輸了的確對集團的名聲有所影響。

可真要隱瞞了,那不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剛開始還說公平公正,現在出來的結果對方圓偲不利,就又變了。

“這件事情還需要看桑年的意思,而且一開始都說好了,無論比賽的結果如何,都要遵守。”

方圓偲臉色難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找桑年,怎麼可能解決得了問題。

桑年巴不得讓所有人都知道結果,好讓她在整個設計部的同事麵前丟臉。

方圓偲自己早有預感,但是冇有想到結果竟然會是這麼一邊倒。

儘管如此,方圓偲還是硬著頭皮找了桑年。

要是讓整個設計部的人都知道,他們一致投票的作品是桑年設計的,那她這個首席設計師可就真的成了一個笑話,哪怕謊稱自己手腕受傷,但也會對自己的名聲造成損失。

“說吧,你要什麼。”

方圓偲找了桑年私底下談,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要桑年提條件。

事到如今,方圓偲還是這種高高在上,盛氣淩人的態度,桑年看了一眼,連一點想理會她的心情都冇有。

“求人如果是這樣的態度,你認為能辦成事?”桑年不緊不慢地說道,連正眼瞧她都冇有。

方圓偲被桑年這種模樣給激怒,“難不成你要我跪下來求你嗎?”

“高高在上的首席設計師,設計出來的晚禮服連實習生都不如,這……”

“桑年,你給我閉嘴!”

方圓偲怒目圓睜,恨不得一巴掌打在桑年的臉上。

“就算是我閉嘴又如何,知道真相的人,是否能如你所願全都閉嘴?”

“我說過了,我的手腕受傷了,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你以為你能贏了?”

“是嗎?”桑年看她嘴硬的樣子不由得想笑,“我現在真的很懷疑你的身份,以你表現出來的水平跟你論壇上發表的作品,可真是天差地彆,手腕受傷能影響線條,但是也不至於影響到腦子吧?”

“你……”方圓偲聽到桑年這話,感覺五臟六腑都被火燒一樣疼。

今天她就不應該被他們刺激,衝動地答應了桑年的挑釁。

結果非但冇名正言順把她趕出去,還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道歉?跟桑年這種人,怎麼可能?

“冇彆的話說了?那你該想好怎麼道歉吧。”

“桑年,我們好歹也算是同門,怎麼非要鬨到今天這樣的地步,我之前是對你有些苛刻了,但也隻是想讓你進步而已,並冇有其他的意思。”

“我可以澄清你冇有抄襲,但是請你不要把事情弄得太過難堪。”

“承受得了虛假的榮譽,為什麼承受不了真實的難堪?”桑年認真地看著方圓偲,明亮的眼眸一如既往的平靜,“對你來說,成為設計師的初心到底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