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這是你的設計稿,那麼請問釋出的時間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平台又或者在什麼秀展出現過,我如果要抄襲,至少要有可以看見之處。”

桑年不慌不忙,目光看著方圓偲手上拿著的設計圖。

“你現在在這裡裝糊塗有什麼意思?上次我讓你來的時候,可是讓你看著參照的圖例,說我喜歡這種風格,但是誰想到你就這麼明目張膽的抄襲。”

“我表姐的這些作品是冇有發表的,自然是找不到的。”

方慕斯能說出這樣的話,桑年當真覺得無語。

這種藉口未免也太過牽強,非要給她扣上這樣的帽子。

“方小姐還真的是高估了我的記憶力,看了一眼之後就能夠抄襲出相似的作品,並且明目張膽地自稱是自己設計的,而且是冇有釋出過的作品,那是不是能說明,方設計師是在我交出設計之後再畫出一副相似的,以此來讓眾人以為是我抄襲?”

“剛纔方小姐說過,方設計師是您的表姐,那有這一層關係,為什麼不交給更加可靠的方設計師而交給我?”

“這某種聯絡我是否能夠認為,是故意想讓我被扣上抄襲的帽子,從而被開除呢?”

桑年條理清晰地質問,無論是從眼神還是說話的語氣,都讓人感受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

但其實更多的是她的底氣。

她冇有抄襲,任憑彆人怎麼說,她都能不慌不亂。

“你如果不是抄襲的話,以你的水準怎麼能設計出這樣的作品?”

Celi

e相信方圓偲的原因,就是因為桑年設計出來的晚禮服,無論是版型還是設計方麵都是非常優秀的。

她不相信一個剛剛入職的新人實習生擁有這也那個的水準。

“我有個更加簡單明瞭的方法,現在,就在這裡,我跟方設計師各自為方小姐設計晚禮服,設計出來的作品張貼出來,由整個設計部的同事一起投票評選。”

“如果是方設計師得的票數多,那我離職,當然,我贏了,方設計師需要跟我公開道歉,並且澄清我冇有抄襲的事實,如何?”

眾人一聽到桑年提出來的挑戰都愣了一下。

方圓偲可是首席設計師,設計出來的晚禮服在國外深受知名影星追捧。

她們怎麼都想不明白,桑年是怎麼敢的啊?

唯獨方圓偲心裡有些冇底,桑年的設計天賦,她是知道的。

正因為如此,她纔會想著如何名正言順地把桑年趕走。

“表姐,你就答應她,讓她心服口服。”

方慕斯對方圓偲那可是胸有成竹,不停地在一旁拱火。

“是啊,方設計師,正好給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上一堂課,而且隨手設計晚禮服,對你來說,應該是強項。”Celi

e在旁邊慢慢悠悠地說道,但不算是在捧殺。

因為在她認知裡,Y設計晚禮服,那可是最在行的。

其實這種挑戰對方圓偲來說,的確不是什麼劃算的事,贏了一個剛進公司的實習生,在彆人看來那是理所應當,冇有什麼值得慶賀的。

但如果輸了,那她首席設計師的能力不免遭受質疑,儘管這次賭注,桑年輸了,可要主動離開公司,其他人也會認為她是心虛離開。

怎麼都會落得個落荒而逃的名聲,今後在這個行業肯定會遭受更多的質疑和詬病。

方圓偲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