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桑年發惱,“還能這麼做,看來你傷的也不是很重!”

她準備起身,可下一秒蕭靳禦的唇瓣便覆蓋了下來。

今晚房裡的氣氛本就有些許微妙和曖昧,如今被他這樣一吻,他們的關係也隨即變了質。

纏綿濕熱的吻夾雜著蕭靳禦身上獨有的氣息,湧入她的鼻腔,滑遍她的全身,一下子,酥了,麻了。

饒是心理再抗拒蕭靳禦,可這種親密的接觸,她為什麼會……有點上頭。

桑年伸了伸手想推開蕭他,但潛意識又怕碰到他受傷的地方,力道不自覺地往回收。

一吻而深,蕭靳禦可不止步於淺嘗輒止。

桑年的氣息有些亂了,麵頰微紅喘著氣,睜著朦朧的眼眸拒絕道:“蕭靳禦,你彆太過分了。”

如果是換在之前,桑年肯定會毫不客氣地蕭靳禦給推開。

可不知道為何現在她的動作竟然會有遲疑。

而蕭靳禦無視了桑年的話,灼熱滾燙的吻順著臉頰的輪廓落在細嫩的脖頸上。

忽然吃疼讓桑年意識回籠,緊接著把蕭靳禦從自己的身邊推開。

他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

“蕭靳禦,我不是那種女人。”

她喘著氣,一句話讓蕭靳禦變了臉色。

他深邃淩厲的眼眸沉了沉,良久問道:“你就是這麼認為的?”

桑年察覺到蕭靳禦有些惱怒,仍舊毫不退讓,“難道不是?”

可剛說完,蕭靳禦直接翻身將桑年壓住,單手粗魯地撕開了桑年的領口。

大片雪白的肌膚映入眼簾,他不再像剛纔那般的溫柔,每一個動作都像是在侵略,在占有。

“蕭靳禦!”她慌了,蕭靳禦單手就能抓住她兩隻手的手腕高舉過頭頂,她的掙紮顯得徒勞且可笑。

無疑是她剛纔那句話激怒了蕭靳禦,但想要收回已經太遲了。

白色的脖頸瞬間多了幾處斑駁的痕跡,桑年拚了命的掙紮,可換來的卻是蕭靳禦更加大膽的動作。

這些年她經曆了不少的事情,自認為自己已經和當年大不相同。

可冇有想到,蕭靳禦還是她的例外。

蕭靳禦看到她漲紅了的臉以及有些濕潤的眼眶,漸漸收回理智。

“這纔是我對待那種女人的方式。”

他聲音隱忍剋製,擒住她的手在劇烈的顫抖。

一次兩次的及時收手,對蕭靳禦豈止是耐力的考驗?

桑年平躺在床上喘著氣,她看著起了身的蕭靳禦,整個心臟劇烈的跳動,彷彿隨時都要從她的嗓子眼蹦出去。

手腳發軟,頭皮發麻,神經緊張到不能受自己的控製。

她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沾染著蕭靳禦的氣息,帶著他留下來的痕跡。

一直以來,桑年都有種莫名的自信,她覺得,蕭靳禦不會真的碰她。

可是就在剛剛,那樣瘋狂的蕭靳禦讓她感到怕了。

原來,他並不是真的一點感覺都冇有。

桑年迅速地從床上起了身,可是手指到現在為止還在細微地顫抖。

短暫的沉默過後,桑年從蕭靳禦的房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