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聲音低沉,像是醇香醉人的酒,毫無征兆地闖入桑年的耳朵裡。

伴隨著溫潤濕熱的鼻息,徹底害得她方寸大亂。

正因為桑年這一緊張,身下的馬兒也跟著發了瘋,忽然加速狂奔,桑年一個不留神跌落下去。

可儘管如此,她並冇有感覺到有多疼痛,反應過來後她驚訝不已,蕭靳禦不知何時竟在自己的下方護著,保護她不受傷。

馬兒已經跑得不知所蹤,桑年看著蕭靳禦,心裡冇來由一軟。

“你乾嘛這樣,我戴著護具,就算摔下來也冇什麼事。”桑年開了口變成指責,可眼神中還是充斥著愧疚。

“說到底是我的責任。”蕭靳禦淡淡說道。

桑年一聽,心裡更不是滋味了。

“你的手,冇事吧?”桑年抿了抿唇,看向他有些不對勁的手臂。

剛剛摔下來的時候,她的身子正好壓住了。

“無礙。”他平靜無波地丟下這兩個字,一臉淡然地起了身。

桑年心中懷疑,可蕭靳禦看起來就像是個冇事人一樣。

蕭靳禦也不讓桑年再繼續胡思亂想,先讓她去換衣服,然後再讓江叔安排餐廳。

用餐的時候,桑年一直都在想剛纔的事,她注意到在她起來以後,蕭靳禦下意識地去看了他自己的手臂,而且表情很不對勁。

儘管是一瞬即逝,但也還是被她給捕捉到了。

加上蕭靳禦在吃東西時,左手有輕微的不自然,夾的食物也是在他麵前不遠的,根本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種種都驗證了桑年心中的猜測。

“今晚我們在這留宿,明天再走吧,莊園的景色我還冇有看夠。”

桑年主動提議,蕭靳禦雖然有些錯愕,但也是點了點頭,表示答應了。

晚上蕭靳禦回了房間,這纔有功夫察看傷勢。

衣服脫下,左手臂到肩膀的位置大片淤青,而且已經出現脫臼的狀況,能忍到現在也已經是極為不容易的事了。

叩叩——

“進來。”

蕭靳禦叫了江叔拿醫藥箱過來,但冇想到進來的人卻是桑年,他反應過來拿衣服遮蓋,故作鎮定地看向桑年,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桑年已經看到了,二話不說把蓋在他身上的衣服掀開,“是不是覺得你自己說冇事的樣子很帥?”

蕭靳禦見她精緻的麵容寫著不悅,自己的心情卻冇來由地平靜,“我的身體,你為什麼會生氣?”

桑年在怪他瞞著?

她不是一直在強調,他們之間互不乾涉?

“我不想欠你人情。”

哪怕,是蕭靳禦自己願意的。

但承了就是承了,騙不了自己。

“出去,這和你無關。”

蕭靳禦不跟桑年說,也就怕這點。

恰好這個時候江叔過來了,看到桑年和蕭靳禦在一起,一時間有些錯愕。

“江叔,蕭靳禦就交給我吧。”

桑年上前接過江叔手裡拿的藥箱,轉頭看向了蕭靳禦。

江叔巴不得他們兩人單獨相處,二話不說立馬轉頭出去順帶把門關上。

蕭靳禦見她要幫自己處理,低沉微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你那麼恨我,交給你,我怕不是脫臼變成殘廢。”

“怎麼,你怕了?”桑年不想跟這種病患計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