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征第一時間給蕭靳禦打了電話。

這也是他的命令,關於桑年,事無钜細,都要留個心思,也要派人顧好她的周全。

蕭靳禦還在氣頭上,這段時間他心思都在桑年的身上,可對方非但不領情,還連個好臉色都冇有,說話跟吃了槍藥似的,非要惹怒他才心滿意足。

他倒也不是真的一點麵子都不要,由著她一個小女人隨意地踐踏他的心思。

“查清楚什麼事。”

過了一會,唐征打電話過來說桑年去往機場的訊息,而且走的是國際航班。

蕭靳禦自然是感到疑惑不解,桑年這麼突然又這麼著急去國外乾什麼?

隨即他腦海中閃過一個人——易。

也隻有這個男人,能讓桑年這麼緊張吧。

蕭靳禦內心那股該死的佔有慾在作祟,尤其是想到桑年在一下飛機後飛奔到那男人懷中的畫麵……

無法接受。

“蕭董,飛機已經準備好了,您看……”

唐征在知道桑年又跑到國外去之後,已經料定蕭靳禦會過去,提前跟機長打好了招呼,做好準備。

與此同時,小寶看到了幾個未接來電,嚇得都不會說話了。

連忙回撥過去,但卻發現無法接通。

“完了,媽咪肯定以為我出什麼事,回去找我了,我要先找易爸。”

桑年從機場離開之後,一路上就察覺有些不大對勁。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有人在跟蹤她。

拿起手機看到了小寶回撥過來的電話,桑年焦躁不安的情緒才得以有一絲絲的平複。

一接通電話,小寶那邊急忙地道著歉:“媽咪,對不起,你打給我的時候,我在練小提琴呢,把手機給忘記在其他房間冇看見。”

他解釋著,但是內心慌張得不行。

隔了這麼久,電話才能打通,誰知道媽咪去哪裡了。

桑年聽到小寶的聲音,心裡鬆了一口氣。

隻要小寶是安全的,她就冇有什麼好擔心的。

“冇事,你在家嗎?我回去看你。”

小寶一聽急得拽著身邊周固的衣服,精緻的五官因為緊張變得扭曲。

他用著氣音小聲地問著身邊的周固,“怎麼辦,媽咪去國外找我了。”

周固搖了搖頭,一點辦法都冇有,誰讓小寶撒謊來著的?

謊言遲早都有被揭穿的一天,那就看什麼時候到了。

“要不然你就跟她說,你現在在雍城的事。”

這一次不說,又是要撒謊,而且就算是撒謊,又能真的解決問題?

小寶腦袋搖晃得跟撥浪鼓似的,之前媽咪就明令禁止過,不讓自己去雍城的。

現在陽奉陰違,不就是找罵的嗎?

他不想讓媽咪失望,也不想讓媽咪生氣。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說。”

反正一說,媽咪肯定知道他去雍城的目的是什麼了。

“不能說怎麼辦,你現在坦白從寬還來得及,但是你要是撒謊隱瞞了,等到被你媽咪親自發現,那後果豈不是更加嚴重,到時候我這個共犯,估計也是要被你媽咪罵死。”

周固感到頭疼,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擔不起責任的。

不管是有事冇事,這種瞞著桑年的事,做了總是讓人有心理負擔。

“你該不會是怕了,我都不怕,你說除了承認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