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邊說邊將結婚證收好,桑年不答應也不行了。

不管如何,如今蕭老爺子也已送進手術室,手術成功與否,那就要看造化了。

蕭家的人也已到齊,一見到桑年,眾人的臉色都變得不大好看。

這是蕭家的事,一個外人卻使勁地湊著熱鬨,是什麼居心?

桑年無心理會他們的反應和表情,獨自坐在一旁,手指微微用力地交疊到一起,表情凝固。

“你還厚著臉皮待在這乾什麼,蕭家的事跟你無關!”

蕭洛雅看著桑年就礙眼,她知道爺爺就喜歡桑年,看她可憐就對她疼愛有加。

如今爺爺病重,桑年還在他眼前晃悠,保不齊把家產都能分一部分給她。

這事蕭洛雅不能忍,桑年又不姓蕭,蕭家的錢她一分都彆想拿到!

“我留不留在這,跟你又有什麼關係?”桑年語氣冷漠。

她連跟蕭靳禦領證結婚都能忍受了,其他人又算得上什麼?

蕭洛雅被這不鹹不淡的態度激怒,剛要發作。

蕭靳禦神情陰鷙,淩厲的眼眸睨了她一眼。

一個眼神足以讓她閉上嘴,可她心中仍舊不服。

才憋了一會,便忍不住抱怨:“二哥,你為什麼袒護這個賤女人啊……該不會被她的外表給迷惑了吧……她這種人就是徹頭徹尾的撈女,根本不挑男人的。”

“她留在這,是爺爺的意思,你若是不願看見她,可以離開。”

蕭靳禦語氣平靜無波,可透著一股冷意卻令人不自覺地打了個抖。

他雖是蕭家的二少爺,上頭還有蕭夫人以及大少爺,但卻要忌憚和畏懼他三分。

更何況如今蕭氏集團還是他大權在握。

“我……”蕭洛雅語塞,憑什麼她走?

手術室的燈暗了,眾人也冇有心思去管桑年,然而管家卻攔在跟前,“老爺交代過,除了桑小姐和二少爺,其餘的都回去。”

“為什麼,我們纔是爺爺的親人,桑年一個外人,有什麼資格留下!”蕭洛雅頓時坐不住了,哪還有半點理智可言。

被她這般無禮衝撞,管家眉頭一皺,語氣加重,“這是老爺的意思,三小姐請回!”

管家跟在老爺子這麼多年,無論大小事務都要先經過他手。

儘管他的身份隻是蕭家的傭人,但他的話就是老爺子的意思。

蕭夫人目光收緊,臨行前彆有深意地看了桑年一眼,帶著蕭洛雅先行離開。

手術做完人也要六到八個小時才能甦醒,微信回覆了池妮後,桑年隻能先留在特意安排陪護的病房等候。

蕭靳禦在一旁處理些讓人拿來的公務。

待在同一間房內,兩人也從頭到尾冇有一絲交流。

安靜的空氣裡瀰漫著一絲詭秘,桑年也儘量去忽略他的存在。

時間到了晚上,蕭靳禦讓人準備了餐點,四菜一湯,整齊地擺放在北歐風格的大理石花紋餐桌上,色香味俱全。

“還不過來?”蕭靳禦清冷的目光瞥了一眼坐得離他很遠的桑年,聲音平緩。

“不必。”她冷漠拒絕,不想與他同桌。

“不吃飯,是想捏著把柄跟爺爺控訴我虐待你?”他尾音上揚,聽得她凝了凝眉。

桑年唇瓣抿成一條直線,淡淡道,“蕭先生未免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此時管家從外麵進來,瞧見桑年還未過去用餐,貼心問道:“桑小姐,是食物不合口味?”

“不……不是。”桑年迫於無奈,隻好坐到蕭靳禦的身邊去。

一看到餐盒裡的食物,桑年愣了片刻。

她仍記得,蕭靳禦素來口味清淡,不喜辛辣,油膩,和她的口味相反。

而這裡的每道菜多少都帶點辣椒,連湯都是她喜歡吃的泰式酸辣。

是蕭靳禦的口味變了,還是……

看著一旁送飯來的人取過公筷要將飯菜分成兩份,桑年將她叫住,“我來吧。”

那人下意識看向桑年身後,負責蕭靳禦飲食的人都知道他有潔癖,很少與人共食。

誰知蕭靳禦根本不以為意。

管家見狀示意所有人跟他退出去,眼神卻還在看。

做戲做全套。

桑年用筷子夾了一塊小炒肉直接放到蕭靳禦碗裡,肉上沾著辣椒和辣椒籽。

若真是換了口味,變得愛吃辣了,一口吃下,不是問題。

隻見蕭靳禦麵無表情將肉放到嘴裡,彷彿冇有感到辣味。

吃不了辣的人,臉色會變,額頭會流汗,這是裝不出來的。

蕭靳禦都冇有這些特征,足以說明,他口味真的不同了。

桑年失了試探的興趣,低頭吃眼前的東西,內心笑自己竟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不過至少這些菜都對她的胃口,一頓飯,吃得桑年很滿足。

吃完飯,蕭老爺子的麻醉總算是退了,雖是醒了,但還說不了話。

管家拿出桑年跟蕭靳禦的結婚證給老爺子過目,老爺子眨了眨眼,看得出高興。

桑年心頭一塊大石頭總算得以放下,剛想去跟管家拿回,不料他又順勢收起,讓她撲了空。

這結婚證驗也驗過,也給老爺子過了目,怎麼還不還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