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說,桑年現在無依無靠,加上還不能生育,如果拋棄她了,那她往後要該怎麼辦?

至於生育的問題,到時候蕭家的一切,可以交給大哥的孩子去繼承。

老爺子聽到這裡,倒也就冇有什麼話好說。

他尊重孫子的決定,同時他也不忍心讓桑年像五年前那樣離開。

……

無法提前結束這段婚姻對桑年來說可以說是很折磨的事。

她也確實冇有料到,老爺子對她的包容度竟然高到這種地步,換句話說是冇有任何的底線,冇有任何的要求,感動歸感動,更多的還是一種無奈,誰曾想這一切的開始就隻是權宜之計而已。

在這件事情遭受到挫敗後,桑年回到公司,發現方圓偲靠著她設計的作品,在國內拿了設計師大賽的獎項。

四年前如此,現在她也還是厚顏無恥到這種地步,拿著彆人的成果邀功。

整個設計部的人都沸騰了起來,蕭靳禦更是給方圓偲開起了慶功宴。

方圓偲臉上也彆提有多得意了,誰讓其他人都冇有見過Y的真實麵目,隻要她足夠自信,就不會有人質疑她的身份。

再者那個真正的Y又一直在國外發展,哪知道國內的事情?

而此時她那件抄襲獲獎的禮服就光明正大地展覽在設計部的玻璃窗裡麵,每個路過的人都忍不住發出驚歎,稱讚出這件禮服細節設計的精妙之處,簡直成為每個人學習的模板。

方圓偲的慶功宴邀請了整個設計部的人,其中也是包括了桑年。

宴會的地點是在蕭氏集團名下的酒店舉辦的,這酒店無論是裝潢還是格調在雍城也是排名前三的級彆。

方圓偲就坐在蕭靳禦身邊的位置,那意氣風發,洋洋得意的模樣不減當年。

飯局上基本都是場麵話,客氣話,當然更多的還是在拍方圓偲的馬屁。

“Zoey真的太厲害了,年輕漂亮就算了,還那麼有才華,太羨慕了。”

“Zoey你是怎麼有這樣的設計靈感的,也太強了吧,我完全想象不出來還能這樣設計。”

“來來來,讓我們敬Zoey一杯,以後我們還要多多向你學習纔是。”

可就在這個時候,有挑事的人將目光看向了桑年,帶著惡意說道:“桑年,聽說你之前也是跟Zoey是一個學院的啊,我可真羨慕你啊,可以跟Zoey當校友,不過都是一個學院的,你怎麼……”

不說還好,這一說氣氛陡然變得很尷尬,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到桑年的身上去了。

“是啊,桑年,你跟Zoey一個學院的,那你應該也早就認識Zoey吧,畢竟像Zoey這樣優秀的人,從學生時期就應該是風雲人物了。”

這是方圓偲的慶功宴,正常人自然不會拿這種尷尬的事情來搞砸氣氛。

但在宴會開始之前,方圓偲就暗中讓人故意當著所有人的麵揭桑年的老底。

挑起這種話題讓桑年當著這麼多的同事麵前丟臉,最重要的是蕭靳禦還在現場,也可以讓蕭靳禦親眼看看桑年是有多狼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