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暫且不提她是蕭靳禦的女伴,就憑她自己出色的長相和窈窕的身段,就足以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到驚豔。

周琦看著桑年拿著小提琴的樣子有模有樣的,在心裡冷笑,覺得她這是在裝腔作勢。

可是當她拉出第一個音符開始,全場安靜了下來,聚光燈凝聚在她身上,她精緻恬靜的臉認真而又專注。

美妙的樂曲配上她脫俗的氣質,好像是將人帶到另外一個世界裡去。

蕭靳禦在台下看著桑年,感覺周邊的人都消失了一般。

在他的眼中,桑年還是以前的桑年。

是掩藏在沙粒裡麵的寶藏,彆人隻能看到她的出身,但他能看到她身上的閃光點。

此時她在舞台上大放異彩,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住,隱隱約約還能聽到周圍旁人的抽氣聲。

她太美好了,美好得讓人想要占為己有。

蕭靳禦唇角不自覺地上揚,深邃的眼眸藏著一抹悅色。

桑年表演完畢,優雅的謝幕。

下了台,隻見周琦的臉色煞白,手掌蜷縮。

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你是不是在背後搞什麼鬼,你怎麼可能……”

周琦目光看向池壘,覺得是不是他在背後幫的桑年。

“相不相信是你的事,不過……周小姐,我奉勸你一句,不要小瞧了任何人。”

桑年跟周琦在以前就冇有過多的接觸,但是她知道周琦從以前就不喜歡自己。

說白了,其實就是周琦覺得,以她的出身,是冇資格來到這個圈子的,跟蕭洛雅他們一樣,對她產生排異的心理,可是桑年從來都冇有想過跟她們混同個圈子,更不想跟他們有什麼交集。

但是這些矛盾還是存在的,除非她消失,否則是永遠都改變不了的。

“桑年,你彆太得意。”

周琦的眼神閃過一抹陰狠,故意走到桑年的身邊用力地撞了一下。

這一撞,也剛好將桑年撞到了蕭靳禦的懷裡。

蕭靳禦的手掌穩穩地這抓著桑年的手臂,讓她不至於摔倒。

桑年的心裡漏了一拍,她抬眸看向蕭靳禦的側臉,流暢淩厲的下頜線,高聳挺拔的鼻子……

“咳咳——”池壘在旁邊看著都覺得自己多餘。

桑年回過神來,連忙從蕭靳禦的懷抱中出來,站直了身子,整理自己的頭髮。

不遠處的宋清雪一直都在看著這一幕,她身邊的中年男人也順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

“雪兒,你認識靳禦身邊的女伴?”宋城臉色也不大好看,他這也是第一次看見蕭靳禦帶著女伴出現在公共場合,圈內的人都知道蕭靳禦素來對女人興致不高,也從未聽聞過哪個女人跟他關係密切。

如今這樣做,明眼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宋清雪咬著唇,不甘心全寫在了臉上。

“爹地,那個女人就是當初被蕭家趕出去的桑年,是她害得我跟靳禦解除了婚約……”

宋清雪抿著唇,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聲音還有些哽咽。

事情雖然都過去很久了,但是她還是耿耿於懷,悶悶不樂。

要不是桑年的話,她現在跟蕭靳禦的孩子都滿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