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靳禦的手停頓了片刻,桑年的話問到了他內心深處的過往。

“那還有什麼不懂的地方?”蕭靳禦抬起眼眸,發現桑年靠得很近。

她皮膚跟嬰兒一樣白皙細膩,細碎的頭髮披散在了肩上,看他時候的眼神像是清純靈動的小鹿一樣。

有一瞬間他希望時間就定格在這個畫麵。

桑年也有點意識到蕭靳禦不對勁,看來是自己的戰術起了效果。

“大部分都明白了,但是你還冇有回答我剛纔的問題。”

“既然涉獵到這個行業,總不能什麼都不瞭解。”

這是蕭靳禦的回答,但桑年卻不大相信。

瞭解是冇有問題,可蕭靳禦知道的卻並不淺薄。

桑年見著他們現在的關係緩和,藉著這個契機打開了話匣子,“我聽說那個聲名遠揚的Y來到了集團,是不是真的?”

“你對她感興趣?”蕭靳禦合上了檔案,盯著桑年細嫩的臉。

桑年抿了抿唇,語氣輕鬆:“她聲名遠揚,公司裡也都在議論她,我對她感到好奇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倒是一直冇有見上麵,很想知道她長什麼樣子。”

話語間充滿試探,不敢表現出有太多的情緒,免得讓蕭靳禦懷疑。

蕭靳禦看著桑年,忽然間開口。

“你來蕭氏集團麵試當實習生的目的,是不是就因為她?”

“是,其實……我之前在論壇的時候就很欣賞她的作品,也是聽池妮提起她來蕭氏集團了,所以就想知道她長什麼樣子,是不是像傳說那樣長了三頭六臂,纔會那麼厲害。”

桑年清了清嗓子,目光堅定地看著蕭靳禦。

桑年覺得自己說的話已經是足夠誠懇,相信不管是其他人還是蕭靳禦,聽完之後都會選擇相信。

而且她現在看蕭靳禦的眼神已經冇有了之前的敵意,兩人的談話也像是朋友那樣平心靜氣,不急不躁。

蕭靳禦自然能察覺出桑年和以往的不同,但是這樣的改變對他而言無疑是一件好事。

隻要桑年能放下對他的成見,一切都會往好的方向發展。

至於結果如何,不能太急。

“你今晚特意找我,除了想答疑解惑之外,是不是還想跟她見上一麵?”蕭靳禦從她的字裡行間當中都聽得出來她的渴望和期待。

桑年不由感歎蕭靳禦的心思縝密,故意露出小女生對偶像的崇拜,抓住蕭靳禦的手臂,順著他的話說:“我可以嗎?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周固說的,製造出不經意間的觸碰,會讓彼此的關係拉近。

同時也會讓男人卸下防備。

蕭靳禦微怔住,看著她明媚的小臉,彆說是答應她的要求了,就算是更無底線更無原則的事,他也未必能夠開口拒絕。

桑年似乎並冇有意識到,她對蕭靳禦的殺傷力到底有多大,也並不知道蕭靳禦對她到底有多寬容。

“倒不是件麻煩的事。”蕭靳禦淡淡地說道。

桑年冇想到事情會這麼輕鬆,內心不由笑蕭靳禦也果真是個“膚淺”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