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潘莉的眼中,桑年就是個無依無靠,一無所有的孤兒。

哪怕去了國外五年,也混不出什麼名堂,這不還是狼狽落魄的回來了。

好在她還有一副絕美的皮囊,否則還真是半點用處都冇有。

計上心來,晚上潘莉在雍城一家四星級的餐廳定了位置。

桑年看著高級的環境,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味道。

按理說,潘莉這種拜高踩低的勢利眼,是看不起她這種“被學院開除”兼“在國外混不下去”的人,怎麼可能下本帶她來這種高檔餐廳?

如果說隻是為了炫耀她現在的經濟實力的話,不可能。

畢竟他們也怕她這個“窮親戚”會賴上他們不是?

“年年,你看看你,都二十幾歲的姑娘了,要注重自己的打扮啊,嬸嬸這還有支冇拆封的口紅,現在就送給你,你塗上試試,讓我看看著顏色適不適合你。”

潘莉從包裡掏出一支帶著盒子的TF口紅,不由分說就塞到了桑年手裡。

她能平白無故地這麼大方?

桑年可不信,將口紅推了回去。

“謝謝嬸嬸的好意,我不喜歡塗這些東西。”

潘莉不悅地將眉頭皺起,真是不知好歹的鄉巴佬!

但明麵上她還是笑著:“給你你就拿著,要是不會啊,嬸嬸來幫你。”

潘莉動手拆開包裝,擰了一節往桑年的臉上懟。

桑年本想避開,但轉念一想,倒是想看潘莉要搞什麼名堂!

帶了點橘色調的口紅一點綴,原本氣質偏冷豔的桑年,瞧著更為光彩照人。細長的眉,嫵媚的眼,唇角一動便媚態橫生。

潘莉直勾勾地盯著她的臉,驚豔過後眼底多了一絲妒忌。

真不知道桑承那種憨厚木訥的老實人,是怎麼生出這種女兒來的?

桑枝這些年也被她養得很好,還花錢去做了醫美,如今已經是粉絲百萬的大網紅,美貌自是不用說的,可要跟桑年比的話,那還真是差得遠了。

這丫頭身上那股氣質,不是醫美能做得出來的。

而桑枝從電話裡聽到桑年回來的一刹那,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

好端端的她回來乾什麼,要是被蕭靳禦撞見,之前的一切豈不是都穿幫了?

揣著不安來到了飯局,一看見出落得愈發動人的桑年坐在那裡,她胸腔裡不由升起一股無名火。

憑什麼連蕭靳禦這樣的男人也對她念念不忘,天生就是一副狐狸精樣!

“喲,幾年不見,這是在國外也被男人甩了待不下去了纔回來啊,你說你怎麼到哪都不招人待見,桑家有你這樣的人,真是丟人現眼。”

桑枝挑著下巴,銳利的目光自上而下地看著桑年,從鼻腔裡發出不屑的冷哼聲。

不料桑年還未開口,潘莉便上前護著,衝著桑枝責備道:“你怎麼能這麼說你堂妹?”

桑枝愣了愣,母親怎麼幫外人說話?她可記得母親也是很討厭桑年的。

“你母親說得對,怎麼也是一家人,不能這麼欺負妹妹。”桑標也在一旁附和。

桑年笑而不語,他們還是把她當成五年前那個傻白甜。

以為她會上這種虛情假意的當。

桑枝不服氣,但看到母親使了眼色,隻好乖乖地閉上了嘴。

飯局剛開始不久,一個身穿著西服的男人進了門。

中等身材,頭髮稀疏,瞧著年紀跟桑標相差無幾,除了具有中年男子的油膩外,其餘的平平無奇。

“年年,你爸媽走得早,我們也算得上你半個家長,現在你年紀也不小了,我跟你叔叔就想替你找個能照顧你的人。”

潘莉招呼著對方坐到桑年邊上,笑得諂媚。

“王總可是年輕有為,事業有成,如今身家千萬,雖然妻子走得早,但是會疼人,你要是跟了他,這輩子也能享清福了。”

桑年撇了一眼看著自己入迷的男人,眉頭上挑,原來是在這等她啊!

桑枝在旁邊冇忍住笑,剋製了一番也跟著附和:“是啊,堂妹,以你的條件,還算是高攀了王總,我們這麼為你著想,你可彆不知好歹。”

“嬸嬸說得這麼好,那倒不如把王總讓給堂姐,說起年紀,她不是比我更著急?”

桑枝想發作,潘莉卻連忙按住了她的手,對桑年說道:“你姐姐有男朋友了,而且你跟王總看起來更加般配,這樣……我們就不打擾了,你跟王總單獨聊聊。”

潘莉三人迅速離場,將桑年跟王總單獨留在包廂內,等半個小時後再放他們出來。

在他們看來,王總雖是年紀大了,但好歹也是個成年男人,對付個弱女子不是信手拈來?

隻要桑年吃點虧,他們跟王總合作的項目就能夠順利進行。

反正像桑年這種人儘可夫的賤女人,多一次還是少一次,又有什麼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