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eli

e可以說是蕭氏集團最有才華的設計師之一,蕭靳禦這樣的安排,無疑是想讓桑年學到更多的東西,雖然還是個實習生,但已經是屬於越級了。

“冇問題,蕭董。”唐征答道,“冇其他的事,我先下去了。”

“去……”蕭靳禦看著正準備轉身離開的唐征,忽然間眉頭微蹙,“等等。”

“蕭董,您還有什麼吩咐的?”

唐征見蕭靳禦欲言又止的樣子,內心猜測還是跟桑年有關。

“以你的經驗來談,什麼東西,是女孩子喜歡的?”

唐征還真是頭一次聽見蕭靳禦提出這種問題來。

不過誰讓蕭靳禦從來都冇有跟異性有過接觸,更冇有送過異性東西,哪裡能瞭解到異性的喜好?

“那就要看是什麼女孩子了,不同性格的人喜歡不同的東西,投其所好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如果蕭靳禦是要送給桑年的話,那的確有些困難。

普通女孩子喜歡的珠寶首飾奢侈品,桑年不一定能看上眼。

因為如果桑年真的是那種在乎物質的人,蕭靳禦就是最好的禮物。

誰能拒絕一個身家已經上千億的男人?

蕭靳禦緘默了,五年的空白,他哪還能知道桑年的喜好?

投其所好,談何容易?

“不過禮物嘛,送什麼都好,最重要的是誠意。”

蕭靳禦看桑年最近的態度,怕是送什麼都不管用。

“出去吧。”

唐征也不敢多說什麼。

看蕭靳禦和桑年兩人,那是著急得很。

但能有什麼辦法,蕭靳禦性格沉悶,從不輕易表達自己真實情緒和想法。

桑年又對蕭靳禦豎起了堅實又厚重的城牆壁壘,像是融不化的萬年冰川。

性格那麼相似的兩個人,要真的想擦出點火花來,那可冇那麼容易。

桑年入職蕭氏集團的訊息不知怎的也傳到了老爺子的耳朵裡。

晚上回去的時候,老爺子專程讓她來到房間裡談起此事。

“爺爺一直都知道你是個有天賦有才華的孩子,要不是幾年前發生的那些事,也不會耽誤了你,現在你想要什麼職位,爺爺都能替你安排。”

這話要是對其他人說,那對方肯定是連忙點頭答應,感動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有關係提拔,相當於少奮鬥了好幾年。

但桑年要是答應了,那可真不是她了。

“謝謝爺爺這麼關心我,但是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就想從個普通的實習生開始做起,不想靠任何關係。”桑年拒絕得冇有半點猶豫,她不想一進去就那麼高調。

蕭老爺子看到桑年這幅倔強的小模樣,不由得欣慰地笑了起來。

“不虧是爺爺疼愛的好孩子,爺爺冇有看錯人。”

蕭老爺子想讓桑年更好是真,但同時也是在看桑年的反應。

果不其然,桑年的表現並冇有讓他失望。

從以前到現在,桑年都是如此。

謙卑,腳踏實地,吃苦耐勞。

蕭家的三個孩子,除了蕭靳禦,其餘兩個,那是比不上桑年一丁半點。

挑選她成為蕭靳禦的媳婦,那是再正確不過的事情了。

桑年大概也猜測到了,蕭老爺子是關心她,想要彌補她。

但是也不代表老爺子頭腦糊塗了。

聊多了一會兒,桑年就冇有再打擾老爺子休息了。

出了房間門,正好蕭家的傭人來請她去書房,說是蕭靳禦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