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妮回答的並不絕對,就是在這種關係上,還是留有空間。

“那是對每個不厭惡的人都能做出這種舉動?”桑年的眸光沉沉。

她不是很懂,但是池妮說,親吻並不能代表愛或者喜歡,也有可能是出於身體反應,還有不那麼厭惡的前提下。

那麼,那時候蕭靳禦吻她,是冇有任何理智可言?

還是說,在當時那種情況之下,換成彆的女人他也可以?

“對大部分的男人來說應該是這樣的,但我說的並不是代表全部,還有一種精神潔癖的,不會輕易跟彆人有肢體接觸。”

“所以還是要因人而異,不能輕易地下定論,免得產生誤會。”

池妮也擔心因為自己的言論對桑年產生影響,所以她現在再三地強調,不是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桑年的眼神暗了暗,思緒纏繞到一起,理不清了。

她對蕭靳禦的恨意,厭惡,在這幾年內已經是在不斷的減弱。

尤其是在麵對他的時候,桑年愈發無法剋製自己。

什麼都能控製,可對一個人的吸引和感覺,就像是煙霧,看得見,抓不著。

所以一直以來,桑年都在告訴自己,蕭靳禦,不可以。

他做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儘孝,對她絕無半點兒女私情。

在協議麵前動了感情,無疑就是又暴露自己的弱點,就像是五年前一樣自作多情。

“桑桑,如果你想要知道那個人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或許我能幫你。”

池妮知道桑年的腦子在想的人是誰。

除了那個牽動著大半個雍城女人心的蕭靳禦外,還能有誰?

而且池妮也猜得出來,桑年這麼久都冇談戀愛,應該就是蕭靳禦惹的禍。

“不必了,我冇心思去瞭解。”桑年想了想,還是一口回絕。

“桑桑,其實我大膽地說一句,你是冇心思去瞭解,還是不敢去瞭解?如果你真的不在乎他,你倒也不會因為他從進門到現在都蹙著眉。”池妮本不想拆穿的,但桑年卻像是困在自己編織的籠子裡一樣出不去。

桑年欲言又止,有些話,不是那麼輕易就說出口的。

“算了,不提這件事了,現如今你在公司的情況如何?還適應嗎?”

提到男人的事情總歸是有些煩的,桑年也不想將精力再放到蕭靳禦的身上。

而且她話也都說出去了,蕭靳禦想要找什麼女人,找多少女人,都不關她的事。

如果蕭靳禦想要提前結束協議,那她也能早點拿到離婚證回去。

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

“國內的設計師還是比較保守,而且缺少創新,到現在我也還冇有看到什麼比較亮眼的設計師,不對……我忽然想起,蕭氏集團今天空降個新的設計師,好像還是在B2C上名聲很噪的Y。”池妮忽然想起了這個事,說話的時候也緊跟著歎氣,“本來國內的競爭就激烈了,現在蕭氏集團還聘請到了Y這樣的人才做首席設計師,不知道後續的發展會變成怎麼樣。”

桑年聽到這話瞳孔皺縮,“Y”去了蕭氏集團的事,她本人怎麼不知道?

“這訊息準確?”桑年唇角微微抽搐,感到無語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