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卿卿注視著小雪,道:“真的是那樣?那你看到那個凶手長什麼樣了嗎?”

白卿卿聽到小雪那麼說,已經知道她一定是被短暫的催眠。

“不知道,他是個男人,長得非常高大,帶著口罩,真是可怕極了。”小雪心有餘悸的說道。

“我知道了,我們現在先回去。”白卿卿起身拉著小雪一起走出洗手間,徑直的朝著戰墨深的病房走去。

小雪望著白卿卿的背影,一切都變的難辦起來,白卿卿會功夫,她不是她的對手。

而且她和她並不是長時間接觸,所以不能深度的催眠她,這一次之所以可以催眠她,還是因為白卿卿原本心神不寧,心裡一直想著催眠師,這纔給了她可趁之機。

等到兩人走到戰墨深的病房,白卿卿的額頭全是冷汗。

“怎麼出去那麼久,不是隻去繳費嗎?”戰墨深詢問道,他都想要親自去找她們了。

“我們剛纔碰到了那個人。”白卿卿坐在椅子上說。

“碰到了誰?”戰墨深表情嚴肅起來問道。

“碰到了那個想要殺我的催眠師,隻不過讓他逃走了。”白卿卿心有餘悸的說道。

“到底都發生什麼事情了?”戰墨深連忙追問道,那個幕後凶手可真是不管不顧了,居然連醫院都追過來了,他還有冇有王法了。

“起先,我繳完費和小雪走在一起,小雪想要去一趟洗手間,因為人多的地方需要排隊,所以我們去了一個人比較少的衛生間,緊接著我感覺到燈全部都破了,一片漆黑,我聽到洗手間有尖叫聲,等到走進去的時候,有一個人牢牢的抓住我,想要殺我,我會點功夫,從他的手下掙脫開來,他自知打不過我,所以逃走了。”

“這個是我的記憶,但是我的記憶應該是有被催眠的成分,所以最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人,其實是小雪。”

白卿卿說完以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小雪的身上。

“小雪,你知道什麼可要清清楚楚的說出來,這件事情可是非同小可,關係到很多方麵。”裴默忙開口說道。

“嗯,我在洗手間,我這邊的燈並冇有暗掉,我聽到外麵吵吵鬨鬨的,我打開洗手間的門,看到了白小姐正在和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打鬥,那個男人打不過她,隻能逃走,他是從窗那邊跳下去的,等他逃走以後,我立刻去安慰白小姐了。”小雪一字一句非常清晰的說。

“你確定是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戰墨深詢問道。

小雪一愣,她不明白她那麼說有什麼問題,為什麼戰墨深要單獨重點詢問這個問題,但是她都已經說出口了,自然是不可以再改來改去的,於是她開口道:“是的,是一個高大的男人。”

“好的,我知道了。”戰墨深點點頭。

“戰爺,我現在就去趟院長那邊,把醫院所有的監控報告都調出來。”裴默建議道。

“嗯,好的。”戰墨深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