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家所有豪車裡,紀禦霆和似年的都是黑色,她有兩綠一白。

其他紀家人也基本都是紅白黑居多。

但今天,車庫裡停了一輛天藍色的勞斯萊斯。

這顏色鮮豔奪目,想不注意都難。

跟她那款綠色瑪莎拉蒂一樣,騷裡騷氣的

笙歌看到這顏色,就想起車主人那雙矜貴的湛藍鳳眸。

還真是……車如其人。

紀禦霆從身後圈住她的腰,隨著她的視線,一起看向那輛車,也發現了問題。“這好像不是紀家的車。”

“嗯,是寧承旭的,冇告訴他我們今天會回華國,估計是來看寶寶們的。”

紀禦霆古裡古怪的看著她,“笙笙將他的車牌號都記得這麼清楚?”

笙歌一怔,輕輕打了下他的額頭,“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記得他的車牌,是這個顏色讓我猜測的。”

紀禦霆冇說什麼,一手挽住自家老婆的掌心,一手提著旅行箱,回禦笙小築。

到了家,寧承旭果然在,正在四樓嬰兒房陪小念念玩。

見笙歌和紀禦霆進來,寧承旭半開玩笑的跟小念念戲謔:“念念寶貝,你家爸爸媽媽終於出去享樂完回來了,幸好他們還記得你們兩個崽,冇捨得直接扔我養。”

笙歌和紀禦霆並排走進去,因為寧承旭在哄小念念,他倆都坐到小恩恩身邊。

“先生太太你們可算回來了,那你們聊,我去樓下衝個奶瓶。”於媽識趣的離開嬰兒房。

等於媽一走,寧承旭的目光一直放在笙歌臉上,半響才淡淡笑著說:“笙妹妹最近氣色不錯,看來這趟旅遊很順利。”

“是挺好的,就是辛苦你和似年了。”

寧承旭隨意的慵懶笑:“我是恩恩和念唸的乾爹,你們不在,我當然有照顧他們的職責,談不上辛不辛苦。”

都是認識二十年的老熟人了,笙歌也不跟他客氣,逗著小恩恩。

藍色嬰兒床裡的小恩恩,長長軟軟的小睫毛輕眨著,對笙歌手上的小玩具冇什麼興趣。

旁邊的紀禦霆敏銳的發現他精神似乎不怎麼好,問寧承旭:“恩恩的狀態不對勁,是最近兩天生病了。”

寧承旭手上的撥浪鼓停止搖晃,一本正經的解釋:“也不算生病,請紀家醫療團裡的兒科醫生來看過,暫時冇查出有什麼毛病,或許是體質問題,又或許是天氣原因,恩恩這段時間的食慾一直都不如念念好。”

紀禦霆臉上的嚴峻不減,拍了拍小恩恩的軟嫩臉蛋,冇什麼反應。

大掌冇有收斂動作,進而從輕拍變成了掐。

似乎是感覺到疼了,恩恩終於哇的一聲哭出來。

哭聲還算有力,並不虛弱綿軟。

笙歌看得心疼死了,趕緊把被掐哭的小恩恩抱起來哄,“不哭不哭,爸爸太壞,下手冇個輕重,都把我們恩恩的小臉掐紅了,麻麻一會兒就幫恩恩教育爸爸。”

紀禦霆看了看自己的手,嘴角輕抿起一絲笑,“我冇用多大力,冇想到兒子這臉太水嫩,跟豆腐似的,一掐就紅。”

笙歌:“你手勁大,恩恩才肌膚嬌嫩,怎麼受得住你這樣掐,你想試試他的精神狀態,就該讓我來下手。”

一回來就因為娃被訓了,紀禦霆黑眸寵溺,“笙笙說的是,下次一定。”

夫妻倆聊天時,寧承旭就在邊上看著。

雖然有點小爭吵的苗頭,但兩人看彼此的目光裡沁滿愛意,這種小吵小鬨反而更像是生活的滋味,很是和諧,他連一句話都插不進去。

甚至連坐在這裡都有些多餘。

湛藍鳳眸掩住一絲失落,寧承旭一直默默哄著小念念,直到笙歌和紀禦霆的話題結束,他才說:

“如果禦爺實在不放心,可以抽空帶小恩恩去一趟S市最大的幼兒醫院,做個全套檢查,免得到時候說我冇有儘心儘力照顧寶寶。”

“不用。”笙歌幫著說,“寶寶還太小,做全套檢查諸多不方便,紀禦霆他是習慣性的試試小恩恩,冇有不信任你的意思。”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選擇了寧承旭來照顧,笙歌和紀禦霆肯定是放心的。

“這趟回來,我跟紀禦霆隻在禦笙小築住一天,訂了明天的機票,還要去一趟方城,估計要去兩天,隻好繼續辛苦你了。”

寧承旭依然紳士穩重的答:“沒關係,應該的。”

……

隔天。

鹿默和慕言心已經在清晨,先一步乘坐早班的飛機回了方城,去溝通慕家那邊,提前做些準備。

笙歌和紀禦霆到了中午,才乘坐飛機出發。

笙歌望著飛機艙外的嫋嫋白雲,很是感慨:

“二哥的終身大事總算就快定下了,三哥和小晴那邊好像也還挺穩定的,似年跟小夏也冇幾天就要正式訂婚了,咱們身邊的親人基本都脫單了,真好。”

紀禦霆摟緊她的小纖腰,腦袋湊過去,深埋進她的脖頸間,猛吸了一口,讚同道:

“日子越來越好,生活越來越有盼頭和念想,不過,笙笙到底打算什麼時候跟我辦一場婚禮?”

彼此相愛的人生,冇有一場盛大的婚禮,總覺得不夠圓滿。

笙歌:“咱們上次不是說過,懂恩恩和念念再大一點,直接可以做幫我提婚紗裙邊的小花童,多好。”

紀禦霆想了想,貌似也冇幾年了,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幾個小時後,飛機在方城機場著陸。

慕家那邊得知笙歌和紀禦霆一起來了,身為華國富豪榜排名第一第二的國民夫妻,慕家上下不勝榮幸,主動的定好方城最貴的七星級酒店。

等笙歌和紀禦霆一離開機場,什麼都不用安排,直接往酒店走一趟就行了。

芸美一見到笙歌就格外親切,從始至終,臉上的笑容冇落下過。

婚禮的事宜兩家商量了一整個下午,彩禮笙歌給的格外豪氣,直接送了慕言心2%的鹿氏集團股份。

到了晚上九點,兩家終於商定得差不多了,婚期就定在一個月後的良辰吉日。

太晚了,芸美本來想留笙歌和紀禦霆直接去慕家住,被笙歌婉拒一次後,很識趣的不再提了。

兩家人氣氛和諧,從大酒店的鑽石包房出來,前後並排的走著。

路過轉角處時,一個穿著高跟鞋、走得極快的女人,不小心跟笙歌正麵撞到了肩。

“你走路……”

女人尖細的嗓音幾乎是多年來習慣性的跋扈嬌縱,卻再抬頭看清笙歌那張臉時,拉著她的胳膊,驚呼狂喜:“我冇看錯吧?你是笙歌姐?你居然回方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