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伸手端茶,但茶是開水沖泡的,不小心就被燙了一下。

“啊。”薑若悅咻的一下收回了手。

劉龍看到了,就在那罵道。

“蠢得跟頭豬一樣,泡個茶都不會,快點端過來。”

薑若悅頓了一下,猛的看過去,眼裡冒著閃閃的火星,這個紋身男,罵她蠢得像頭豬?

“看什麼看,趕緊把茶給我端過來,臭娘們。”

“這貨找死,讓我教教他做人,把這臭嘴弄乾淨點兒。”楊明往賀逸身旁湊了一分,提議道。

賀逸皺著劍眉,掠一眼憋著一股勁的薑若悅,搖了搖頭。

“先看看。”

“還不端過來,你耳朵聾了?”

薑若悅感覺自己要氣得七竅生煙了,言語羞辱,人生攻擊,她一個服務員,惹到誰了,打了不少工,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講理的客人。

ps://vpka

shu

薑若悅吸了一口氣,把茶端了過去,放在劉龍的麵前,轉身便走。

小不忍則亂大謀,為了閨蜜,她今天就忍下這口惡氣,服務行業,是特彆忌諱忤逆客人的,自己要回嘴,必定要被叫經理,童晚也很可能被開除。

就當對方是個傻缺算了,不值得計較。

但薑若悅剛走,背後就哐噹一聲,茶杯掉到了地上,摔成了兩半。

“你怎麼做事的,燙著我了,趕緊重新倒一杯,水溫要合適。”

薑若悅扭過頭來,一雙大眼往上斜了斜,這人腦子有毛病吧,跟她杠上了,她是刨他家祖墳了?

“行,我重新倒。”薑若悅努力擠出來一個微笑。

令人感動的閨蜜情,想到童晚曾經在自己冇飯吃的時候,把她唯一的一個饅頭掰一半給她,她就感動死了,算了,她就再忍一回這個傻缺玩意兒。

重新在劉龍麵前放了一杯薑若悅特意拿扇子,扇涼了的茶,薑若悅麵上還保持著微笑。

“這回不燙了,先生慢飲。”

再次退回去,薑若悅扶額,童晚這孩子,就是太傻了,非要自力更生,養一家子,卻不肯接受她這個閨蜜的錢。

這幾年,她靠著做珠寶設計,有了自己的小金庫,雖然不能算大富大貴,但是也經濟充裕。

“哼,現在這些服務員,什麼也不會乾,不知道餐廳招她們來做什麼,就這個女人要是在我的公司,隻能去掃廁所。”

薑若悅,“……”罵上癮了是吧。

但薑若悅都懷疑今天自己這超好的脾氣,她站在一旁,眼神左右飄來飄去,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把紋身男當做一個王八。

“劉總幽默啊,她再怎麼說也是一個人,你怎麼能說她像頭豬?”賀話突然來了一句。

薑若悅:“?”

薑若悅本完全不想搭理,可賀華來湊什麼熱鬨,作為大哥,還火上加油。

“哈哈,她不是豬是什麼,我看她連豬都不如。”

薑若悅看紋身男笑得越發的囂張,她白嫩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收緊,她,好像忍不下去了。

劉龍又看向薑若悅,傲著臉發難起來。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服務態度如此之差,我要向經理投訴你。”

投訴,好,終究還是要把童晚的工作搞砸,那她就破罐子破摔了。

薑若悅想好了,等會出去,給經理包個紅包,買通經理,不要開除童晚,誰不喜歡錢,她就不信還擺不平這件事情了。

“問你叫什麼,趕緊報上你的名字。”

“我叫你大爺。”薑若悅幾步過來,端起劉龍門麵前的茶杯,悉數潑在劉龍那張大餅臉上。

水滴順著劉龍的下巴躺下去,劉龍狼狽極了,但他人卻愣住了。

薑若悅還不解氣,重複大吼。

“我叫你大爺,愛吃不吃,愛喝不喝,要投訴是吧,你趕緊去投訴,我眉頭都不皺一下。”

薑若悅往門口走去,走了兩步,又回過頭來。

“我要是豬,你就是自以為是的豬崽子,都冇有豬媽媽照顧的豬崽子。”

真是人善被人欺,越善越被欺,薑若悅推開門仰著頭,她真受不了這個自以為是的缺德玩意了。

楊明悄悄打量了一眼旁邊暗暗揚著嘴角的賀逸,自己也忍不住,哼哼的笑了兩聲,還挺爽。

“你還趕緊去把這個臭娘們給我抓回來,我今天要整死她。”劉龍踢了旁邊呆若木雞的屬下一腳,罵道。

“整死我,趕緊來,抓不到我,你就是個傻缺。”薑若悅聞言,關門前還拉開門,挑釁的放話,隨後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士可殺,不可辱,從來冇人敢用一頭豬來形容她。

薑若悅出去,還狠狠的跺了一腳,這個紋身男人,纔是豬,他纔是一頭蠢豬。

劉龍的下屬正要追薑若悅去,劉龍的肩膀上就落下了一隻沉甸甸手掌,賀逸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

“隻會拿女人撒氣,還統一過歐洲的地下網,統一的不會是歐洲的地下老鼠網吧。”

劉龍的下屬,也被楊明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堵在了門口。

楊明無論在身高上,還是在體格上,都碾壓這個下屬,下屬心頭髮怵,轉頭為難的看向劉龍。

劉龍恨鐵不成,咬牙耷拉了一下眼皮,肩膀上敲打他的手,非常有重量,他本人氣勢不小,但是傳言中的人中龍鳳,立在自己旁邊。

他感覺無形中,自己被壓得不能動彈了。

劉龍吞嚥了一下喉嚨,逼出來一股狠勁。

“行,我就先放過那個女人,賀總既然不想吃這頓飯,那我們就來簽合同,。”

“簽合同之前,我建議你先打個電話,問問你兒子在哪,善意提醒你,衝動是魔鬼,我等你一分鐘,打個電話問問。”

“什麼意思?”

劉龍怔了兩秒,立馬麵色大變,趕緊掏出電話來,給照顧自己兒子的保姆打電話。

劉龍還冇來得及開口,電話那頭的人就先說話了。

“蠢貨,小旺走丟了?不是讓你時刻不離的跟著。”

“趕緊讓我們的人去找,不惜一切代價,找不回來小旺,我唯你們是問。”

劉龍變得非常的躁到,扔了手機,眼睛通紅的看向賀逸。

“是你擄走了小旺?把小旺還給我。”

劉龍因為常年在地下組織裡麵混,在一次火拚中,傷到了生殖器官,他現在這個兒子,劉小旺,是他唯一的後代,雖然他平日非常的凶暴,但生怕劉小旺有什麼閃失。

“著急了?抱歉,你放話要殺我全家的事,我很在意,我的人要是傷了一分,那你的兒子你知道的。”

“我不動你的人,你把我兒子放回來。”

劉龍對著賀逸遠去的背影追喊。

“老大怎麼辦?他綁架了我的兒子,那是我唯一的一個兒子,他不能有任何的差池。”

劉龍非常的焦躁,一拳頭打在桌麵上。

“我真蠢,就不應該放出那般狠話把他惹急了,是我低穀了賀逸。”

賀華凝眉,賀逸的動作確實夠快的,出乎他的意料,一出手就拿住了劉龍的命脈。

“冷靜,隻要你不動他的人,你兒子就不會有事。”

包房外,賀逸徑直朝電梯口去,楊明跟上。

“劉龍平日最寶貝他兒子,有他兒子在我們手上,他就一點兒也橫不起來了。”

剛走到電梯口,旁邊的樓梯間,傳來急促的跑動聲,賀逸動了動耳朵,快步走到樓梯口,就看到薑若悅撒了腳丫子的往下跑。

“薑若悅。”

薑若悅飛快的回過頭來,發現竟然是賀逸,拍了拍胸脯,鬆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我以為是那個紋身的渾蛋追出來了。”

“既然這麼害怕,為什麼還要那麼做,你不怕人家事後報複。”

薑若悅吸了吸小巧玲瓏的鼻子:“他罵我是豬耶,而且還不止罵了一遍,我已經忍無可忍了,是你,你受得了嗎?”

賀逸突然就覺得好笑,但對象是薑若悅,他強行忍住了。

“上來。”賀逸忍住笑,居高臨下的看下去。

“上去做什麼?”薑若悅仰頭反問。

“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