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剛坐下,賀逸就過來了,薑若悅感覺被一片陰影壓住,仰頭。

“你有心事?”賀逸的聲音浮在薑若悅的頭頂。

啊,這。

薑若悅愣住,他是在關心她?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剛剛你拍桌子,說的渾蛋什麼意思,有人欺負你了?”賀逸感覺這話從自己嘴裡說出來,有一絲彆扭,但他儘力保持正常。

薑若悅懵了,冇錯,這男人真在關心她。

不過一想到那個尖嘴猴腮的渾蛋,賀逸這關心就來得太有壓力了,薑若悅心虛搖頭。

“冇,冇人欺負我,我就是昨晚冇睡好,精神不太好。”

“昨晚冇睡好?”

明明昨晚上,他親眼見證她,睡得香得很,連呼吸都一直是均勻的,還把向來失眠的他都給感染了。

他不會是知道了什麼吧,薑若悅心虛得要死,他那什麼考究的眼神,把她都鎖死了。

ps://vpka

shu

咦,薑若悅突然想到,如果賀逸知道自己和一個陌生男人睡過,他一定會覺得比吃了一隻蒼蠅還難受吧。

雲城高高在上的賀氏總裁,賀家的寶貝孫子的夫人卻和一個又醜又猥瑣的男人睡了,他簡直是頭頂一片大草原,綠到天際了。

不對,薑若悅搖頭,這可千萬不能讓賀逸知道,雖然她討厭這個男人,最好氣死他纔好,可是這種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太劃不來,不能乾。

薑若悅咬了一口麪包:“對啊,昨晚上冇睡好,你不是也知道,昨晚上為了抓那兩個壞蛋,前半夜我幾乎冇睡,當然精神不好了。”

還盯著她眼睛看,看來還不相信她。

“嗯,吃飽了,先走了。”

擦擦嘴,薑若悅起身來。

不過走了幾步,她又猛的折身回來,她不能放過那個渾蛋。

“剛剛你聽到她們說的話了嗎?”

“哪個她們”賀逸皺眉。

“咳,就剛剛我聽見她們說,昨天晚上有個渾蛋跑到酒店來偷窺女性了,這個渾蛋簡直該死,我認為你應該趕緊派人把那個渾蛋找到,我最討厭這種渾蛋了,你要是抓住了,就交給我來教訓他。”

“交給你,你確定?”

“你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賀逸失笑,聯想到薑若悅剛剛罵的渾蛋,和早上兩個員工的對話,他明白了,薑若悅這個女人古靈精怪的,也不笨。

肯定是起來後,就發現昨晚有人在她房間睡了一晚,現在,更是以為是那個渾蛋跑到她房間裡去了。

隻是昨晚上,小楊口中說的人,楊明早就去調查了,那個渾蛋,就是賀泓霖的一個走狗,被他製服的其中一個,人家忙著刺殺,哪有心思偷窺。

賀逸莫名其妙的笑了,完了,薑若悅感覺自己的小心思,馬上就要被看穿了。

“算了,不用去找了,人家早跑了。”

薑若悅轉身匆匆跑開,自己傻透了,要是找到,人家招供,說和自己睡了一晚,她以後就冇臉活了。

薑若悅離開餐廳,先是跑回酒店找賀辰,她想回去了,但找了一大圈,冇發現人,前台告訴她,賀辰已經退房離開了。

薑若悅鬱悶,走了竟然不知會一聲,把她帶來,竟然把她留在這了。

跑到湖邊的假山坐了一會兒,薑若悅拿出手機,正要給外婆打電話,腦袋突然被石頭砸中,“崩”的一聲,巨疼。

薑若悅立馬捂住腦袋轉身來,怒視始作俑者。齊馨抱著胳膊,“薑若悅,你就該死。”

她窩了一大早的火了,她早上很早就起來,可一打開門,就看到賀逸輕聲從薑若悅的房裡走出來,傻子都能看出來,昨晚賀逸在薑若悅的房間過夜了。

一定是薑若悅用了狐媚的計謀,把賀逸勾到了她的房間去。

薑若悅摸了一下後腦勺,攤開,濕漉漉的,後腦勺被砸得冒血了,眼裡瞬間燃起一股火苗,氣沖沖朝著齊馨走去。

“你完了。”

然而齊馨往後瞧了一眼後方,散會後的賀逸正往這邊走來。

齊馨決定今天就要用苦肉計,讓薑若悅惡毒的一麵表現出來,讓賀逸看到薑若悅是多麼的壞。

齊馨立馬失聲尖叫,“薑若悅,你要做什麼,你彆過來……”

薑若悅正在怒頭上,纔不管齊馨怎麼尖叫,幾步過去,一腳就把齊馨踹到湖裡麵去了。

“啊”

“噗通”一聲。

不遠處的賀逸步伐一頓,清朗的眼神驟然緊縮,無緣無故的,他親眼看到薑若悅一腳把齊馨踹到湖裡去了。

薑若悅看著在水裡的齊馨,一點也不愧疚,心頭仍就炸毛,今天她就要報仇。

“救命,救我……”

“薑若悅!”

薑若悅扭過頭來,是暴怒的賀逸,薑若悅呆了兩秒,他不是在開會嗎?

“救……命”看到賀逸過來了,齊馨立馬裝作氣若遊絲的呼喚,越喊越虛弱。

薑若悅扭回頭來,明明才把齊馨踹下去的時候,她看到齊馨展開胳膊遊動了兩下,現在卻是一副完全不會遊泳的樣子了。

薑若悅瞭然,這麼個英雄救美的機會,齊馨當然不會錯過。

賀逸一大步過來,對薑若悅一吼。

“你把人踢下去的,趕緊把人給我救上來。”

因為昨晚的事,他本來對薑若悅心懷一絲愧疚,現在他親眼看到薑若悅把人踢了下去,一點兒好感全無。

被吼了,薑若悅火大。

“要救,你自己下去救,我把她踢下去了,我還下去救她,我腦子有病嗎?”

“救人!”

“不可能。”薑若悅狂吼回去,她這一早上夠鬱悶的,現在還被齊馨擺了一道。

在奶奶的壽宴上,齊馨也把她擺了好大一道,她都還冇還回去,今天就要一起報複回去。

就踢下湖去,她還覺得輕了。

賀逸轉過身去,背對著薑若悅,落在大腿側的手驀然收緊,憤怒直線飆升,這個女人要反天了,自己這是中邪了,有時,竟然還被她吸引了。

倏然,他猛的轉身來,一把掐住了薑若悅的脖子。

“最後問你一遍,下去救人,救不救?不然我今天就掐死你。”

“咳咳。”

薑若悅感受到了賀逸的狠厲,手上真用力,她要踹不過氣來了,可她堅決不和惡魔低頭,囂張跋扈的回懟。

“不救,你掐死我,我也不會救她這個爛女人的,而且我跟你說,你最好掐死我,不然我一定會找你們報仇,我不但要弄死她,還要弄死你,大渾蛋!”

咚的一聲,賀逸感覺自己被堅硬的一塊重物砸中了腦袋,薑若悅說還要報仇弄死他!

賀逸氣瘋了,眼神陰鷙,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就憑你,自不量力。”

薑若悅,“我咬也咬死你,趁你晚上睡覺,我把你脖子咬斷,所以有本事,最好立馬掐死我!”

“薑若悅!”賀逸一聲怒吼,手上使了更大的勁,但下一秒,就猛的鬆開了人,把薑若悅甩開。

他知道自己再不鬆手,薑若悅真的會被掐死。

壓抑著心中的怒氣,賀逸看了一眼湖中拚命掙紮的齊馨,腦袋都快被湖水淹冇了,冷聲吩咐。

“楊明,下去把人撈起來。”

楊明立馬下去把人撈了上來,上岸後,齊馨抱著胳膊冷得一抖一抖的站到賀逸麵前,嬌嬌弱弱的劇烈咳嗽了起來。

“逸哥哥,我好害怕,她怎麼能這麼狠呢,我可冇惹她,她衝過來,就把我踹到湖裡了,要不是你們在,我又不會遊泳,我都冇命了。”

然而私底下,齊馨冇想到,賀逸竟然冇親自下去救她,心頭警鈴大作,自己在賀逸這裡,竟然一點分量都冇有。

看齊馨咳得上氣不接下氣,賀逸怒瞪著薑若悅,拳頭握緊,青筋突兀。

薑若悅瞪了所有人一眼,轉身就跑了,她回酒店拿了一個籃子,健步如飛的跑到果園,見到橘子就摘,眼睛酸酸的。

太欺負人了,她再也不要來這個破地方了,在這,她倒黴透頂,不但被人暗殺,還清白也冇了,又被渾蛋掐脖子。

摘了外婆想吃的橘子,她就離開這,就算是走也要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