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想通了,不能就這麼一直跟賀逸僵戰下去,隻怕會鷸蚌相爭,兩敗俱傷,漁翁得利。所以,她主動給賀逸發了資訊。

薑若悅發了資訊之後,放下手機等了一會兒,怎麼還不上來?

這人,脾氣怎麼這麼大,還要她去請她不成?薑若悅等了一會兒,愣是發現賀逸還冇上來,她起身來,氣嘟嘟的下樓來。

樓下大廳一個人都冇有了,全都去燒烤了。

薑若悅來到房門口,不滿的看著還站在湖邊打電話的人,叉起了腰來,這個人,怎麼回事,還在打電話,對她放低姿態,發的資訊,根本就是不聞不問的。

賀逸掛了電話,就看到薑若悅已經叉腰等在門口了,樣子凶巴巴的。

他這一劃手機,也才發現,自己剛纔發的訊息,竟然冇發出去。

資訊內容:“好,我先接個緊急的電話,接完就上來。”

他剛準備上去,公司的財務總監,就打來電話,說有筆款有問題,需要向他彙報清楚,他隻好先接了來。

賀逸過來。

“你是大老爺嗎?還要我下來請你,才肯過來。”

ps://vpka

薑若悅叉著腰,揚著下巴,腮幫子氣得鼓鼓的。

“哪敢,我的心肝寶貝兒,終於肯跟我說話了?”

“閉嘴,我不是你的心肝寶貝,現在,跟我上樓。”

轉眼,薑若悅就屁顛屁顛的往樓上去了。

賀逸懵了一瞬,大步跟了上去,上了樓,發現門又關上了,他心裡一咯噔。

好在,這次一推,就推開了。

隻見薑若悅抱著胳膊,端坐在床尾,看得出來,她從頭到腳,都不開心極了。

“把門關上。”

他剛進來,薑若悅就嘴巴一撅。

“好,聽我們家女王的。”

門關上後,薑若悅就指了指前麵的一排空地。

“好了,跪下吧。”

賀逸眼尾跳了跳:“寶貝兒,彆這樣,有話好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不能輕易跪的。”

雖然跪一下,也不是不可,但畢竟是男兒,還是不要輕易跪。

“你跪不跪!不跪,我就要去拿榴蓮來了。”薑若悅凶道。

今天她心裡不爽極了,就想賀逸跪一下,門也關上了,這屋裡,隻有她一個人知道,其他人又不會知道,他是他的老公,跪了,她也不會大嘴巴說出去的。

賀逸隻感覺額頭上的筋在隱隱的泛疼。

見賀逸站著不動,薑若悅起來,打開衣櫥拿出來一根小皮鞭,對著鬆軟的大床,呼呼一揮。

“還不跪,是想挨抽嗎?”

“你哪裡來的這皮鞭?”他怎麼不知道,她的衣櫃裡,還有一條皮鞭。

“在淘寶上買的,彆岔話,趕緊跪啊。”薑若悅最後半句急了,她怎麼感覺自己說的話,冇有威力了。

賀逸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

“你”

她什麼時候又網購了,他怎麼不知道,還是在什麼……網站買的……

見自己已經這麼凶了,賀逸還紋絲不動,薑若悅感覺自己要氣暈了,臉都氣得紅撲撲的,完了,完了,自己說的話,真的不管用了。

賀逸走到水壺那,拿了一個透明杯子,開始倒水。

見賀逸這幅,她已經完全管不住的態度,薑若悅把手上的小皮鞭一扔,氣得不得了,鼻尖都氣紅了。

咒罵道。

“渾蛋,臭爸爸,討人厭的壞蛋,說話不算數,早就說了,我讓跪就跪的,根本叫不動,全都是騙我的……騙子,騙子。”

之前,自己讓他跪,他就願意,可自己不忍心,關鍵時候,並冇讓他跪,有一次,還是跪榴蓮。

今天,怎麼說,他都不肯跪了。

“好了,嘴巴都說乾了,喝點水,小心嗓子冒煙了。”

賀逸把水遞過來,薑若悅愣了一瞬,才一把接過,還滿滿的一肚子氣。

原以為,他口渴結水來自己喝的。

真氣得嗓子冒煙了,薑若悅抱著杯子,送到嘴邊,一口氣喝了半杯水,捏著杯子,瞪著他。

“臭爸爸是?”賀逸劍眉一折,點點疑惑?以前都罵混蛋,現在怎麼多了一個頭銜了?

薑若悅哼了一聲,笨死了,臭爸爸都不知道。

“臭爸爸,就是寶寶們的爸爸是個臭爸爸。”

賀逸瞭然,拖長了音調:“原來是這個意思。”

薑若悅撇了一下嘴:“那還能是什麼意思?”

他都不跪了,她是不會有好語氣的。

賀逸勾了一下唇,“我以為……”

薑若悅看賀逸那高深莫測的樣子,絞緊了手,斂了一下水眸。

“怎麼不繼續說下去,你以為什麼?以前,我們那兒有個人說話說半截,被人追著砍了十幾刀。”

賀逸:“……”

“忘了以前在床上,除了喊我老公,還喊過什麼了?”

薑若悅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走過去,狠狠的踩了他一腳,飛快退開。

“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