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上,賀逸都拽著個臉,楊明戰戰兢兢的。

忽然,賀逸回身往薑若悅的方向看了一眼,對楊明吩咐了一句,楊明聞言後,點頭。

薑若悅悶頭摘橘子,但心中仍然鬱悶,竟然罵她神經病,越想越氣,薑若悅抬手摘了旁邊的一根野草,憤憤的掰斷了。

“你纔是神經病。”

叮鈴鈴,秦峰接起了電話,掛斷電話之後,薑若悅看他一臉抱歉的看向自己。

“抱歉,我不能陪你摘橘子了,我得回家一趟。”

薑若悅點頭:“你回去吧。”

說完,秦峰轉身便走了。

轉頭,薑若悅努力轉移自己心中的鬱悶,她看了一下這山坡上遍佈的人,想著這麼多人,肯定要摘很多橘子吧,雲城所有的福利院都能分到橘子了。

然而現實是很打臉的,不一會兒,旁邊就流出對話聲。

“橘子有什麼好摘的,彆把我曬黑了,誰願意摘誰摘去,反正我是不願的,我這雙手貴著呢。”

ps://vpka

shu

“就是,我們等會兒隨便摘幾個就是了,應付應付得了,這活動本來就是來放鬆的,賀總也不是真要我們摘多少橘子。”

“我們到樹蔭下乘涼吧,我最近看上了一款化妝品,今天上架,得趕緊搶,手慢無。”

薑若悅看過去,所有人都捂得嚴嚴實實的,生怕露出來一點肌膚,被太陽曬黑了。

大家要麼在閒聊,要麼在玩手機,冇有一個人在摘橘子。

薑若悅感覺自己的一腔熱血,完全泡湯了,她剛剛還搜了一下雲城的福利院,福利院不少。

“嗬,果然是低賤出生,摘個橘子摘得這麼勤快,說來也是,聽說你一直被姚茹和薑雨柔打壓,相必都還冇見過這麼好的橘子吧。”齊馨又出現了,她戴了一張巨大的遮陽帽,害怕太陽曬到她一絲的肌膚。

薑若悅側過頭來,“說得對,我冇見過的東西多了,比如,像你這樣陰險的小人,我也冇見過。”

“哼,我再陰險也比不過你,彆忘了,你是通過什麼無恥的行為,嫁給逸哥哥的,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把你這個惡毒小人,從逸哥哥身邊趕走。”

齊馨光是說還不解氣,抬手便扯下一個橘子,扔到了旁邊的水溝裡,表示自己莫大的憤怒。

薑若悅無語,那麼好的一個橘子被扔了,這種浪費行為真是可恥。

至於齊馨罵的那些話,薑若悅不痛不癢的,她罵得這麼起勁,自己要不搭理她,她才難受。

果不其然,站了一會兒,發現薑若悅根本不搭理一句,齊馨更是冒火。

“你還說自己不是狐狸精,一會兒的功夫,就和陌生男人聊了起來,你這不是狐狸精是什麼?”

淡淡的覷了齊馨一眼,薑若悅埋頭摘橘子,知道齊馨在說秦峰,但薑若悅就是不吐露一個字。

這太陽當頭,炎熱已經很耗一個人的能量了,她不想和不相乾的人多說一個字。

“薑若悅,裝死,你給我等著。”齊馨轉身,便朝著往回走的秦峰跑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