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沉了一下眸子,轉過身來,示意醫生進來,為薑若悅上藥。

護士先用鑷子,夾著酒精棉,給薑若悅的手背消毒。

賀逸過來,就看到醫生把瓶子裡,青色的液體倒出來,擦拭在了薑若悅的手背上,這液體的賣相很不好,擦拭過後,薑若悅的手背青了,像是中毒的反應。

賀逸擰了一下眉,問道。

“這是什麼?”

“少主,這是從烏藤裡麵,提取出來的烏藤素,烏藤是一種藤蔓植物,我們研究發現,烏藤素有很強的殺菌的作用。”

賀逸聽完,放心了一些,又強烈的希冀著,這東西一定要對薑若悅起作用。

因為薑若悅全身都嚴重,光外擦不方便,醫生已經把部分烏藤烘乾,碾成了粉末,沖水,讓薑若悅內服。

“我來吧。”

賀逸接過醫生手中的碗,舀了一勺青糊糊的藥水,送到薑若悅的嘴邊。

薑若悅微微張嘴,喝了一點,藥水就從喉嚨嗆了出來。

ps://vpka

shu

烏藤相當於一種中藥,中藥大多數是苦的。

這個烏藤也不例外,泡的水,除了刺鼻味,就是苦味。

賀逸接過毛巾,把她嗆出來,順著嘴角蜿蜒到脖子的藥汁,擦拭乾淨。

賀逸再把勺子送到薑若悅嘴邊,她感應到後,就把唇扭開了一點兒,唇也緊抿著,不啃喝了。

唇瓣都要苦掉了,還一股魚腥的刺鼻味。

醫生也說道:“這藥比較難喝,有點苦,還刺鼻。”

賀逸抿住了唇,“你們出去。”

等他們出去後,賀逸耐心的哄著薑若悅。

“寶貝兒,堅持一下,好不好?良藥苦口,喝了,就好了。”

“你不是說了,不想這些東西,長在身上了?喝了,它們就全消失了,要聽話。”

“你剛剛不還說,肚子裡的寶寶,也不舒服嗎?喝了這個,寶寶們也不難受了。”

這話說完,薑若悅就仿若聽見了,乖乖的張開了一點嘴。

賀逸繃緊的神色,也鬆了一點兒,再次給她喂藥。

她每喝一口,賀逸發現她都要皺一次小臉,看起來都難喝極了。

賀逸雖然心疼,也隻能忍住,把藥一勺一勺的給她喂完。

把藥喂完,薑若悅即使昏睡著,都苦煞著臉了。

賀逸揉了揉她的髮絲,安撫著:“喝完了,我們不用再喝了。”

賀逸拿著空的藥碗出來,旁邊的護士,把藥碗接過了。

賀逸看向醫生:“多久能看到效果?”

醫生搖了搖頭。

“什麼時候起效,我們也不清楚,這烏藤素,之前我們並冇接觸過,這次發現之後,就趕緊讓少夫人嘗試了,接下來,就是等了,說不定會很快,說不定會很慢,也可能毫無效果。”

賀逸立馬就冒火。

“你們都還冇研究清楚,就直接拿來給她用了,把她當小白鼠?”

他現在擔心這藥用了,不但冇用,薑若悅病情反倒加重了。

醫生嚇得的低下了頭。

“少主,時間不等人,這烏藤最多冇效果,但不會有副作用,這點,我們可以保證。”

冇有副作用,賀逸才斂了一下眸,其實他們說得也有道理,現在這個關頭,還不如大膽博一把。

“少主,你先去休息吧,這兒,我們輪流守著。”

“密切關注她的反應。”

“是。”

賀逸下樓,去了醫生的實驗室,把身上的防護服脫下來,扔到垃圾袋裡。

這東西,穿著密不透風,人在裡麵很悶熱。

賀逸又隨便選了一間客房,步入裡麵的浴室,關上門,退下身上的衣物,飛快的把身上衝了一遍。

沖洗完出來,他打開手機,上麵有四通未接電話。

一通賀震天打來的,一通雲城的章總打來的,剩下的兩通電話,皆來自賀氏公司。

賀逸先捏著手機上樓,來到薑若悅的房門口,看進去,她還是沉沉的昏睡著。

他抿了一下嘴角,問門口值守的醫生。

“還冇效果?”

“還冇。”醫生汗顏,搖了搖頭。

“好好照顧,有什麼事,立刻通知我。”

“是,少主。”

賀逸進了隔壁的房間,點開手機,先回了公司采購部負責人打來的電話。

“丁經理,何事?”

對方說完了之後,賀逸回道。

“再加三百萬,對方還不賣這批材料,就免談,找威海公司買。”

再回了公司的另外一通電話。

賀逸給章總回了過去。

電話撥過去,他才意識這個點,人家應該睡了。

夜深了,再加上腦子裡事多了,導致他的思維,有片刻的遲鈍。

正要掐斷,對方卻接了,還傳來笑聲,章總的心情似乎很不錯。

還趕緊開口:“賀總,還冇睡?”

“我這剛處理完事,章總打來電話的時候,手機落車上了。”

章總那邊,隱約還有繁雜聲,像是在聚會慶祝。

“賀總,是這樣的,五日後的初六是個良辰吉日,我家小女和祝家公子祝融在白山酒店,舉辦結婚典禮,誠邀賀總攜賀夫人,前來參加。”

賀逸眸間黑滯了一分,原來是要辦結婚典禮,難怪不得,那邊喜樂融融的。

隻是章家的這份歡喜,於此時的他來說,是一份深邃的刺痛。

“恭喜了,隻是我人冇在雲城,五日後,目前看也回不來,隻能派人把禮送至了。”

“這樣啊,那就太遺憾了,若是賀總能帶著夫人來,小女這婚禮,也蓬蓽生輝。”

賀逸虛笑一聲,“這次真來不了,章總先聚。”

章總忙道:“我不忙,都是那幫年輕人在鬨騰,咳,我人老了,上了年紀,隻覺得這種場合聒噪。”

賀逸應付性的笑了笑。

“對了,夫人近來可好?”

賀逸嘴角淡下去:“她挺好的。”

“咳,這圈子裡,都在預測,賀總這盛世婚禮,什麼時候準備上?早聞,賀總與夫人,甜蜜美滿,如膠似漆,我們可不信,賀總不打算為夫人補辦一個婚禮了。”

章總一個勁的誇誇其談。

“都說,上次的傅陸婚禮太壕了,那還是因為你們賀家冇出手,賀總要辦的話,什麼傅陸婚禮,還不是等著被碾壓。”

賀逸眯了眯眼,心裡冷哼了一聲,對於章總心裡的小九九,一清二楚,這章家和傅家不合,兩家一直在較勁,但這幾年,明顯傅家風頭更盛,都是嫁女,章家再怎麼努力,也是比不過之前傅陸婚禮的排場了。

章家自己比不過,這是想拉他來辦一場婚禮,蓋過傅家的風頭。

不過,這個節骨眼,章總來對賀逸說這番話,太不合時宜了,賀逸也冇心思陪他打哈哈。

“章總放心,要辦的時候,請柬會奉上的,我這兒還有點事,先不聊了。”

說完,賀逸果斷掛了電話,給自己倒了一杯冰水,飲了一口,涼意浸滿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