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賀逸回辦公室,又來了兩個同學給賀逸送了禮物,有鋼筆,鮮花。

他們還送上了班級的留言冊,賀逸讓他們把東西拿去店裡退了,兩個同學堅決不肯,說是代表班級來完成任務的,扔下東西就跑。

賀逸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怎麼可能要這些孩子的東西?這都是他們幾塊幾塊湊出來的。

薑若悅看著送來的禮物,也驚訝的看向賀逸,他之前人緣還那麼差,人見人怕的。

現在這些孩子,對他卻態度大變。

這是她見過的最驚人的逆襲了,薑若悅心底對賀逸的佩服,還是很大的,眨了眨大眼。

“真是看不出來,賀老師人格魅力大著呢,短短數日,就變成人見人愛的人民好老師了。”

賀逸英俊的臉緊繃著:“這些東西,我不能收。”

賀逸把東西聚到一起,準備下節課,返給他們,並讓他們一定要拿去退了。

薑若悅阻止了他。

“這是他們的心意,退了也不合適。”

ps://vpka

shu

“那怎麼處理?”

他第一次遇到這種,小孩子給他送禮的事,還真冇處理經驗。

薑若悅想到以前自己讀書時,到了教師節,班上也會集體給老師湊禮物,其實就是感謝老師的辛苦付出。

“收下吧。”

“你確定,收下?”

薑若悅點點頭。

“嗯,收下,這是大家的一番心意,現在誰不知道,你教學有道,讓大家都數學成績飛速提升,我去商場看看,買點小禮物,回饋他們。”

薑若悅這個提議倒是不錯,隻是賀逸仍舊不放心的看著她,擔心薑若悅還不死心,跑出去找賀震天報仇。

薑若悅看出他的心思,白了他一眼。

“我是真的出去買小禮品。”

而且,她當時本來就準備撤了,是他以為自己衝動得要進去和賀震天拚命。

賀逸眸裡散發出嚴肅的目光:“兩個小時內,要回來。”

“好。”

薑若悅有些鬱悶的看他,自己可是去幫他買小禮品來回饋這些可愛的孩子們,他還跟她上綱上線的,不過,為了可愛的孩子們,她忍了。

薑若悅就離開了校園,去了這裡最大的商場,她想了想,送每人一本筆記本,比較合適。

薑若悅在一家書店選筆記本的時候,卻看到一個男子推著齊真,從書店門口過去了。

腿斷了,還出來逛街?

男子又推著齊真進入了這層商場的休息室,見男子進去之前,還左右觀察了一下環境。

薑若悅好奇的跟了過去,休息室的門虛掩著,她剛靠近,就聽到裡麵傳來一道憤怒的聲音。

“殷若一直愛的人,是那個人,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有什麼義務告訴你?”

“彆忘了,可是我救了你,這個恩情還不夠大?”

“你信不信,正是因為你救了我,我纔不忍心告訴你真相,這樣的話,至少你還一直覺得殷若是愛你的,知道真相後,你難道不是很崩潰,應該感覺世界都塌了吧。”

“狡辯,你明明是想捏著這個條件,讓我為你辦事,就像這次,讓我去捅了賀震天,又讓薑若悅成為了刺殺賀震天的替罪羊,賀震天現在更加厭惡薑若悅了,你很爽了吧?”

“若是有想象中的爽,就好了,冇看到薑若悅現在還活蹦亂跳的嗎?賀逸拚了命護她,要氣死人了。”

薑若悅捂住了唇,果然是齊真做的,而且這個男人的聲音,薑若悅也聽出來了,是季薄言。

季薄言竟然和齊真狼狽為奸,陷害她,可惡至極。

薑若悅摸出手機,準備錄音。

“去車上把我的煙拿上來。”休息室內,齊真倏然對男子說道。

男子拉開門那一瞬,猝不及防的薑若悅心臟都要嚇落了,趁著對方愣怔的瞬間,她撿起落地的手機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