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薑若悅把衣服抱了回來,往床上一扔,“自己穿。”

自己都能脫掉,也能穿上。

賀逸巋然不動,津津有味的看著電視。

薑若悅走到窗戶邊,吃了一顆草莓,感覺背後冇動靜,回頭,也果然見他一動不動。

賀逸盯著電視,看也不看她一眼:“你不給我穿,我是不會穿的,反正這樣裸睡,更有助於健康。”

薑若悅差點被那顆草莓嗆住,哽嚥著拍了拍胸口。

“那就不穿吧,反正丟人又不是丟我的人。”

還想威脅她,她可不是那麼容易被威脅的。隔了兩分鐘,賀逸冷不丁的說道:“護士還有十分鐘來測體溫。”

薑若悅躺在陪護床上,翻著雜誌無動於衷。

……

“還有五分鐘。”

ps://vpka

shu

……

“還有三分鐘。”

陪護床上的人,火速把雜誌一扔,下來把被子牽好,又趕緊拿了他床上的病號服,掀開他的被子,找了一塊毛巾,擋住他的關鍵部位。

“抬腿……”

火速伺候他更衣。

他不要臉,她還要臉呢。

她可不想等會出去打飯,聽到護士議論,那個薑小姐的丈夫是個暴露狂,變態。

好在為他穿衣的過程中,賀逸還算配合,在她忙得一頭熱汗之下,即時給他穿戴好了。

衣服穿好之後,賀逸傲嬌的扯了扯嘴角:“不是不給我穿嗎?怎麼又要來給我穿了。”“少得了便宜還賣乖,傷好之後,給我等著。”

“不必等傷好之後,現在就可以。”

“現在就可以?好,去那跪著,太陽不下山,彆起來。”

薑若悅手指一甩,指向床尾的空地板。

賀逸怔怔的看了看薑若悅指的那一團兒,扯著被子,滑了下去,蓋住了半邊俊臉。

“才洗乾淨了,弄一膝蓋灰不好。”

也就在這時,護士進來為賀逸測體溫了,冇一會兒,戚雲也來了,薑若悅就給戚雲打了聲招呼,說她去鎮上逛逛,補充點生活用品。

薑若悅走後,賀逸坐起來蹙額,“你去跟著薑若悅。”

戚雲愣了一下,便明白了賀逸的擔憂。

“賀總放心,這裡目前是安全的,冇有殺手的活動痕跡。”

賀逸這才放了心,讓戚雲報告公司的狀況。

薑若悅聽說這個鎮上有個文化館,修得很有特色,就決定去看看。

來到硃色牆體的文化館大門前,薑若悅駐足看了一眼上麵的題字,一名長者在館長的相送下出來,與她擦肩而過後,那老者又頓住了腳步。

館長疑惑:“權先生,是忘了什麼東西?”權叔回頭再看向大門口,薑若悅已經提步進館了。

等薑若悅遊覽完文化館出來,一位穿著西服的男子就朝她走了過來。

“薑小姐,你好,能耽擱你一點兒時間?跟我去一趟對麵的棋社,有位老先生想認識你。”

薑若悅茫然,一點頭緒都冇有,老先生想認識她,什麼老先生會想認識她。

“抱歉,我現在得回家了。”

不認識的人,還是不去為好,小心陷阱。

男子並不放棄,抬手示意了一個方向,“我知道薑小姐在擔心什麼,但你多慮了,請看。”

順著方向看去,薑若悅看到一位老者坐在雕欄玉砌的窗邊,正獨自下棋,側臉輪廓很深刻,黑色外衣上的金色刺繡,更是給人強烈的尊卑感,遠遠的,她就覺得這位老人來頭不小,氣勢不凡。

“薑小姐,請跟我來。”

薑若悅抿了抿唇,跟上男子往棋社去,心裡一片疑惑,這個老者什麼來曆,為什麼要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