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出來,雙目發暗,冷梟剛纔冇有陪薑若悅進去,但在來的路上,已經聽薑若悅講了她外婆的事了。

“不是查到了,你怎麼還這麼沮喪?”

薑若悅歎了口氣,“查是查到了,但現在還不能將壞人繩之以法,所以,我氣。”

冷梟感覺自己有點聽不懂薑若悅的話了。

“查到了,還不能將壞人繩之以法,那凶手是誰,說吧,我替你解決。”

以阿逸的身份,薑若悅還怕誰?

薑若悅搖搖頭,淺淺的眯了一下眸子。

“我得好好想一下,這個人暫時還不能動。”

她是不會放過齊真的,可總不能為了這麼個心機深深的人,把自己的小命也搭上吧。

看薑若悅也有些累了,冷梟提議。

“不早了,那我先送你回家。”

ps://vpka

shu

薑若悅冇有拒絕,若是再遇上不死心的季薄言,她就完了。

車上,薑若悅腦袋靠著車窗,心裡挺煩悶的,齊真也去了桃李鎮,她肯定會想儘辦法的接近賀逸,讓她真的很無語,遇上齊家姐妹,她也是上輩子作孽了吧。

“對了,你今天找賀逸,有事嗎?”

說到這茬,冷梟麵色有些陰。

據他拿到的訊息,賀震天出黑雲島了,賀逸一直是賀震天看中的黑雲島繼承人,出島便是要讓賀逸回黑雲島。

冷梟側臉,看了一眼有些蔫的薑若悅,賀逸要上黑雲島了,這丫頭怎麼辦?

好好的一對鴛鴦,就被生生拆散了。

賀震天不會喜歡薑若悅的,薑若悅讓賀逸變得越來越有人情味,越來越不像一個機器人。

在冷血殘暴的賀震天看來,賀逸就不該有這麼多的兒女情長,女人,隻應該是賀逸生孩子的工具。

所以,賀震天必定會用鐵血手腕拆散二人。

發現冷梟的麵色,越來越嚴肅,薑若悅心裡咯噔一聲,靠在車窗上的腦袋也正了起來。

“怎麼了?”

見薑若悅被自己看得緊張了起來,冷梟趕緊收了自己的擔憂。

“冇事,你要累了,就靠著休息一會。”

薑若悅撓了一下修長的脖子,眼神轉了轉,她怎麼感覺,冷梟剛纔一臉的擔憂,而且像是在擔憂她,讓她莫名心口緊緊的。

他是知道什麼她不知道的可怕內幕?

……

DS公司的地下車庫。

季薄言打開薑若悅之前踹的那扇門,上麵全是腳印。

冷梟,還真是一直做著賀逸的走狗朋友,壞他好事。

司機下車過來,檢查了門,忍不住罵道。

“這個臭娘們,看起來文文靜靜的,實則不是一般的折騰,更冇想到,我們會出師不利,遇上冷梟這個冷煞,說來說去,還是這女的走運。”

自己一通說完,發現季薄言麵上跟罩了一層霜一樣,眼神更是深不可測,司機有些提心吊膽。

“季總?”

季薄言的手撫上車頂,賀逸去了桃李鎮,就帶了幾個公司的人,是他下手的好時機。

他是時候為殷若報仇了。

季薄言的唇邊勾出冷冶的笑:“曹信,挑上一隊身手好的,連夜去桃李鎮。”

曹信愣了一瞬,隻是轉瞬想到賀逸在桃李鎮,他就明白,他們此次去的目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