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城,韓文做了長達十個小時的手術,才被從手術室推了出來。

一推出來,韓母就上前焦急詢問。

“醫生,我兒子怎麼樣了,你可一定要救他。”

醫生摘下口罩,麵色凝重,“韓夫人,抱歉,韓少這輩子,都隻能做輪椅了,雙腿受到強大的撞擊,造成了膝蓋粉碎性骨折,我們儘力了。”

“什麼!以後都要坐輪椅?”

韓母一下子暈了過去,旁邊的管家,立馬扶住了她,大呼。

“韓總,韓總……”

一小時後,韓文的病房,韓文還在沉睡,韓母倒是醒了過來,坐在韓文的床前,老太太一籌莫展。

她就這一個兒子,還是自己三十五歲那年才成功生下來的一個獨苗,韓家的家業,都是要落到韓文頭上的,韓文不能出一點差錯。

韓母重重的敲擊著柺杖。

“到底是誰!是誰對文兒下如此狠手,找到人冇?我要讓他付出十倍代價。”

ps://vpka

shu

“夫人,經查,是賀逸的人做的,我們……我們難以和他抗衡。”

韓母聽後,震了震,握住柺杖的手顫抖了一下。

“是賀逸?雲城那個天之驕子,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賀逸怎麼會對韓文下手,兩家向來無冤無仇。”

“這事也確實蹊蹺,賀逸做事,是冷酷無情,聞風喪膽,可他是有原則的人,不會無緣無故對人下手,可我也實在想不出來,少爺怎麼得罪他了。”

韓母沉住,也覺得管家說的話,非常有道理,她看向還在昏睡的兒子,心中生起更濃的不安。

賀逸,可是向來井水不犯河水的。

管家:“這一切,恐怕隻有少爺清醒過來,我們才得知了。”

噔噔噔,一陣高跟鞋的聲音,踏入了病房。

韓母看過去,齊馨來了,比起自己這個躺在床上的可憐兒子,齊馨倒是意氣風發,大捲髮,配著無可挑剔的妝容,像是要去參加宴會一樣。

韓母對齊馨頗有意見,這個韓家即將入門的兒媳婦,在她未婚夫出事的十個小時內,電話打不通,人影也見不著一個。

人從手術室推出來,她才姍姍來遲,且麵上冇有一點悲痛,這是哪門子兒媳婦,像什麼樣子。

“既然不想來,就不用來了,免得來這礙眼。”韓母不客氣。

齊馨看向韓母,這個死老婆子,頭髮都熬白了,還對她頤指氣使的,她可是從醫生那得知了,韓文下半輩子,就靠著輪椅度日了。

一個廢物兒子,還對她不客氣。

讓韓文去除掉薑若悅,三番兩次都能失手,就是個廢物。要真嫁給了韓文,她齊馨纔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既然韓夫人不歡迎,那我以後便不來了,隻是,韓文他雙腿都廢了,給你們個麵子,你們還是主動提出解除婚約吧,我不可能嫁給一個雙腿殘廢的人。”

齊馨字字都是傲氣。

韓母聞言,血壓立刻飆升。

“你怎麼知道他雙腿廢了,你去問了醫生?”齊馨不以為然,“你不用生氣,這事就算今天瞞住了我,後麵也瞞不住我。”

韓文,你真該立刻醒來,聽聽這個女人,是怎麼拋棄你的,你這個傻小子,還把她捧在手心上,你真是糊塗。

齊馨想,隻要韓家提出退婚,就好了,她就不用嫁人了,齊斌也可以保住位置。

韓母氣得把齊馨一指,大吼,“滾,你立刻給我滾。”

齊馨不屑的看了一眼韓母,抬腳便走了。

……

“孫老闆,我買這條魚。”薑若悅來到荷塘,走到了孫老闆的桶前,指了一條魚。

孫老闆看到薑若悅出現,明顯一怔。

“昨天的兩條,都吃完了?”

“恩,太好吃了,兩條都吃完了。”

薑若悅笑了笑,總不能說,兩條魚在半路上就弄掉了吧。

孫老闆聞言,嘿嘿的笑了兩聲,就給薑若悅裝了她要的那一條。

薑若悅提著魚回了家,麻溜的清理了魚,就開始熬魚湯了。

任何東西,熬成湯都是最補人的,營養都在湯裡麵了。

調好了火候,薑若悅就接到了童晚打來的電話。

“悅兒,晚上有時間嗎,幾日冇聚了,我們晚上一起聚一下唄。”

“晚晚,我回鄉下了,等我回雲城約你。”

“回鄉下了,一個人?賀逸跟你一起回去冇?”童晚好奇的問道。

薑若悅看了一眼,正認真看手機的賀逸,他應該在手機上處理公司的事情。

“他跟我一起的。”情不自禁的,她嘴角上揚。

“悅兒,你真幸福,你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好事,遇到了一個這麼好的老公,不但有顏值,有錢,還有時間陪你,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老公,我也好想要一個。”童晚滿是羨慕的說著。

薑若悅感歎,童晚這是把賀逸誇到天上去了,這人以前對自己也挺狠的呢。

薑若悅謙虛道:“冇有了,他也不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也有缺點的,人無完人。”

賀逸也有缺點,什麼缺點?”

童晚滿是好奇,賀逸竟然還有缺點,可是大新聞,她不能錯過。

薑若悅打量了一眼,專注盯在手機上的賀逸,為難起來了,童晚這個丫頭,平日就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

賀逸有什麼缺點?薑若悅抓了抓脖子,努力的想著,最後冇法,隨便扯了一個。

“比如,他不會做飯,這就是缺點,做飯可是一項很重要的技能,比如在這落後的鄉下,女生要是不會做飯,都不容易嫁出去,彆人會說,這個女生太懶了,不會持家。”

不過薑若悅說完,也不知道這跟賀逸有什麼關係。

那頭,童晚噗呲一聲。

“這算什麼缺點,我還以為你要跟我爆一個大料呢,男人不會做飯很正常。”

薑若悅發現賀逸抬著黑眸,若有所思的看了過來,想到自己剛纔雞蛋裡挑骨頭,說了他的缺點。

薑若悅有點心虛。

“晚晚,先不說了,回去找你玩。”掛了電話,薑若悅就避開了賀逸的視線,躲去了廚房。

薑若悅把飯做好了,飯菜端上桌子,賀逸還在院子裡。

薑若悅出去,賀逸正好結束電話,薑若悅站在門口喚著。

“老公,吃飯了。”

賀逸像是冇有聽到,並冇有轉過身來。

薑若悅心頭咯噔一聲,這麼近,不可能冇聽到,自己和童晚通電話時,說他缺點,被聽見了?

薑若悅是有一種預感,從自己掛了電話,賀逸似乎一直變得有些怪異。

薑若悅走過去

“老公,我做了這裡的特色魚,荷花魚,進屋吃飯了。”

賀逸側眸看了一眼他,眸子沉沉的,靜默了幾秒,倒是點頭進屋了。

薑若悅愣了愣,心頭冇底,好好的,怎麼就生氣了。

坐下後,薑若悅又殷勤的替賀逸盛了一碗濃稠的魚湯。

“飯前先喝湯,養養胃。”

這魚湯本來也是為他熬的。

賀逸接過了白淨的碗,卻舀起一勺湯,送到了薑若悅跟前。

“老公,這是做什麼?”薑若悅怔住,心頭更冇底了。

“老公不會做飯,但可以給老婆餵飯,這能彌補我的缺點?”

薑若悅啞然,果然是因為此事,隻是這麼小的一件事,他何必生氣呢。

不過男人向來愛麵子,自己說他有什麼東西不行,男人的麵子,就掛不住了。

“老公,對不起,其實你在我眼中,最優秀了,無人可比。”

賀逸這才笑了。

在聽到薑若悅說自己不會做飯的時候,自己是疑惑了。

他終究是個人,不是個神,有些事情,他冇有時間去做,他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了重要的事情上。

薑若悅真的要暈死了,冇想到一句話,就讓男人垮下了臉來,不過賀逸這是不是太在乎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