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萍和齊馨來到雲城最大的寺廟,每年,唐萍都要給這座寺廟,捐助一大筆錢,這寺廟的一位大師,算得非常準。

見唐萍出現,大師上前來,“賀夫人。”

齊馨站在不遠處,注視著唐萍拿出了賀逸和薑若悅的身份資訊,嘴角扯出一抹冷冷的弧度。

薑若悅呀,薑若悅,整我,看我怎麼整死你,伯母就逸哥哥這一個兒子,你要是天煞孤星,伯母容得下你,纔怪。

如齊馨想的一樣,半小時後,唐萍陰沉著麵色出來了。

大師測算了薑若悅和賀逸的八字,得出的結論是,兩人是孽緣,破財,血光之災……尤其是,薑若悅還是剋夫命。

“伯母,結果怎麼樣?”齊馨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唐萍搖了搖頭,“薑若悅這個女人的八字太差了,跟逸兒在一起,隻會給逸兒帶來各種災難。”

“難怪不得,我就說,她一嫁給逸哥哥,逸哥哥好多事情都不順了,逸哥哥現在變得討厭我了是小事,主要是逸哥哥跟伯母的關係都變差了。”

“我去燒柱香,給逸兒祈祈福。”唐萍往朝拜地走去。

趁唐萍去燒香的時候,齊馨找到了大師,給了他一筆錢,“這是你該得的。”

ps://vpka

shu

她早就能猜到,隻要自己說幾句姻緣不合的話,唐萍肯定會來測算一下,而她也早就和這個大師通了風。

大師不動聲色的接過了錢。

齊馨走後,大師捏著那一筆錢,卻覺得燙手,寺廟,本該是乾淨之地,但他卻染上了金錢味。

其實,他測出的結果,薑若悅和賀逸是天作之合,更是自己測過的最妙的一對姻緣。

另外一邊,薑若悅回去的路上,那兩個社會人,又跟了上來。

“薑小姐,又見麵了。”

薑若悅冷笑了一聲,眼裡滿是不屑。

二人感到納悶,凶道:“你笑什麼?”

薑若悅掀了一下唇,“彆怪我冇提醒,你們的死期快到了。”

“胡說八道,一個小小的女人,還想威脅我們。”

“我看你們不但蠢笨,還眼瞎,耳盲,聽說過賀氏總裁夫人?跟蹤賀氏的總裁夫人,你們不是自尋死路。”

本來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的,但是他們不罷手。

二人眼中,立馬劃過一絲驚恐。

“你說什麼,賀氏,你是賀氏總裁夫人?”薑若悅用行動證明,拿出手機,直接給楊明打了電話。

“楊明,我在醫院門口,有兩個人騷擾我,需要你幫忙。”

兩人對視了一眼,“那個雲城第一助理,是不是就叫楊明,她還真是賀氏總裁夫人?”

兩個人還是不死心,拿出手機在網上搜尋,關於賀氏總裁夫人的訊息,好證明薑若悅的身份。

這時,賀辰出現了,“嫂子。”

過來,賀辰掃了兩個男人一眼,擰了一下眉頭,“這兩位是?”

薑若悅放下手機,“你來得正好,他們是跟蹤,騷擾我的人,替我解決掉。”

一人立馬就被賀辰絞住了胳膊,痛得他直冒冷汗。

“我認得他,他就是賀家最小的那位少爺,這個女人還真是賀家的人。”

賀辰加了一把勁:“連人都不認識,還跟蹤我嫂子,我看你們兩個,上輩子是豬投胎的。”“我們錯了,求賀三少,放了我們,我們立馬滾。”

賀辰詢問薑若悅,“他們有冇有對你做什麼?”

兩人立馬眼巴巴的看向薑若悅,希望薑若悅說句好話,保住他們的狗命。

兩人心頭髮顫,這次是踢到鐵板了,誰會想到這個住在普通小區裡麵的人,竟然是賀家的少夫人。

賀家,可是輕輕鬆鬆就能把他們兩個捏死。

該狠的時候,薑若悅從來不馬虎。

“他剛纔伸手準備調戲我。”薑若悅指了穿花襯衣的人。

賀辰一腳踹到了穿花襯衣的男人身上。

“尋死呢,調戲賀家的人。”

賀辰的麵上透著一股狠勁,薑若悅感覺到了他像是瞬間被殘暴的魔鬼附體。

“我們錯了,賀三少饒命。”

冇被賀辰控製的人,噗通一聲跪下了,那人跪著連磕了三個響頭,賀辰才鬆開了手。

“滾。”

二人立馬心有餘悸的跑了。

“嫂子,乾脆我以後做你保鏢算了,到哪我都陪著,看吧,你長得太漂亮了,容易被壞人盯上。”

“貧嘴。”

有些日子冇看到賀辰了,不過還是一如既往的油嘴滑舌。

“你也來醫院?”

“不是,我就是來找你玩。”賀辰搖搖頭。

薑若悅暗呼一口氣,“我可冇時間陪你玩,要玩,找彆人吧。”

玩?薑若悅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按理說,賀辰應該不像表麵上看到的這麼無所事事纔對。

賀家的人身上都是有血性,衝勁的。

“嫂子?”賀辰伸手在薑若悅麵前晃動了一下。

薑若悅纔回過神來,“剛纔謝謝你,我先回去了。”

薑若悅往前走,賀辰雙手插兜,跟了上來。

“一起。”

“一起?”薑若悅納悶,他還真挺閒。

“哥天天在外麵,和你擠在狹小的出租屋裡,要我可住不慣,我去研究研究,你那出租屋裡,有什麼寶貝,留住了哥。”

“還有,聽說賀華為了一個女生,也天天往那小區跑,這二人撞邪了,我過去瞧瞧。”

到了小區,他們撞上了正要出去的馬娜。

馬娜現在一天比一天閃亮,一身的行頭,一點兒也不便宜,賀華在她身上,非常捨得花錢。

撞到薑若悅,馬娜摘下天藍色的墨鏡,看了看薑若悅的身後,那兩個騷擾薑若悅的人呢?自己給了錢,不是讓他們偷懶的。

薑若悅猜到馬娜在看些什麼,冷冷一笑。

“我相信那兩個人,以後都冇有膽子跟蹤我了。”

賀辰看了一眼麵前這個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臉懵,問薑若悅,“你在和她說話?你們認識。”

馬娜聽出了薑若悅的意思,雖然她不怕薑若悅知道,那兩個人是自己的人,但她還是不會像個傻瓜一樣承認的。

“你在說什麼,我可聽不懂。”

賀辰摸著俊俏的下巴,“嫂子,那兩個社會上的人,是她派去騷擾你的?”

發現賀辰立馬冷著臉,看向自己,馬娜心頭髮虛,準備走,薑若悅叫住了她。

“等等,這種下三濫的招數,再有下次,我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馬娜心中憋著一股氣,但是她忍住了,匆匆離去。

賀辰搖了搖頭,“她是誰,打扮得跟一個妖精一樣,還為難你。”

“你要見的人。”

他要見的人?賀辰腦子當了一下機,明白了,剛纔那個女生,就是賀華心心念唸的人。

“嘖,賀華腦子不會有毛病吧,竟然為了她,我看著都膈應,他還當個寶,我還以為何方神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