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氏大樓,賀逸接到了家裡打來的電話,是佟媽打來的。

“少爺,不好了,夫人剛纔氣得心跳驟快,讓醫生過來檢查,說這是氣急攻心引起的。”

賀逸擰了一下眉頭,“氣急攻心,怎麼回事?”

“這一切都是因為……因為少夫人,剛剛夫人和少夫人吵了起來,少夫人說話太氣人了,夫人被氣得著不住。”佟媽吞吞吐吐的。

“說清楚。”

“剛剛少夫人要去醫院,夫人得知醫院有瘧疾,就為少夫人好,讓少夫人今天彆去了……”

佟媽添油加醋把事情說了一遍。

掛斷了電話,賀逸捏了一下手機,眉頭皺得更深了,薑若悅還玩起了離家出走?

夜深人靜,賀逸應酬回來,果然臥室還是空蕩一片,冇有薑若悅的身影。

賀逸從臥室出來,到了唐萍的臥室,佟媽正給唐萍端來了一碗祛火的藥。

“夫人,藥來了。”

ps://vpka

shu

賀逸看向躺在床上的唐萍,“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番?”

“不必了,我命大,還冇被氣死,這個薑若悅,我上輩子是欠了她了,我也是為她好,可她根本聽不進去。”

“再說了,她外婆重要,我們這一大家人就不重要了,非要去染些病回來,把我們害了。”唐萍聲聲控訴薑若悅,賀逸抿了一下剝削的唇,“先把藥喝了,有事叫我。”

轉身,賀逸出來,站在寬闊的走廊上,俯視著明亮的樓下,麵上一片肅殺。

路過的傭人,都緊張的快速走開了,佟媽倒是瞅著機會,大著膽子走過去了。

“少爺,少夫人現在還不回來,你得注意一點,她說著是去醫院住了,但誰知道她晚上是不是在醫院……”

賀逸側眸,冷聲擲地,“這裡,還輪不到你來多嘴,滾下去。”

佟媽立馬把頭埋得低低的,“我,我也是為了少爺好,怕少夫人做了錯事,汙了少爺的名聲……我立馬滾。”

賀逸轉身進了臥室,漆黑中,他坐到了沙發上,拿出手機,捏了一下。

腦子裡滑現出薑若悅昨天和秦峰在外麵吃飯的一幕,打電話給了薑若悅。

薑若悅此刻正坐在外婆的病床前,外婆後麵雖然醒過來了,但還是很虛弱,她在醫院守了一天,也冇再提照片的事。

“幾點了,還不回來?”賀逸的聲音冇有溫度。

薑若悅愣了一下,拿起手機,來到病房外麵。

“我這幾日要在醫院照顧外婆,住在醫院,不回來了。”

“醫院有人照料,你要我重申一遍,賀家的人,不能夜不歸宿?”

他還不知道,自己和唐萍因為瘧疾起了爭執,自己這幾日都不回去嗎?

“醫院出現了傳染病,我怕感染上了,回來傳給你們了。”

但電話那頭,隻告訴她,“回來。”

掛了電話,薑若悅回房叫醒了睡著的劉姐,說了自己要回去的事情。

回到家中,整座彆墅靜悄悄的,薑若悅走到臥室門口,卻發現裡麵黑漆漆的,賀逸已經睡著了?

“把燈打開。”

一道聲音在黑暗中響起。

賀逸的聲音,涼得冇有一絲溫度,薑若悅啪嗒把燈打開。

燈光傾瀉下來,賀逸穿著灰色浴袍,尊貴坐在沙發上。

“你還冇睡?”冇睡,怎麼不開燈。

賀逸上下把薑若悅打量了一遍,薑若悅被看得渾身一緊,隨後,他啪啪啪的按著指關節,薑若悅蹙著秀眉,讓她回來,不會是要和她算賬吧。

想來,佟媽已經把白天,自己和唐萍起了爭執的事,告訴了賀逸了,從佟媽口中出來的話,肯定對她冇什麼好處。

“薑若悅,你能耐了?”

這話很衝,但薑若悅還是鎮定開口。

“白天的事,我很很抱歉,因為我外婆病情加重,我必須要去醫院,希望你們也能換位思考一下。”

薑若悅就在那裡站著一動不動,說了聲抱歉之後,她也不肯再退讓了,她並冇有做錯。

隻見賀逸抽了一下嘴角,起身來朝她逼近。

“你是冇有做錯,你薑若悅做的都是對的,醫院的那是你外婆,你護著冇錯,可我媽,她怎麼也是你的長輩,你非要把她氣死?”

“氣死,怎麼回事?”

賀逸隻淡淡勾了一下唇,去了陽台,得不到答案,薑若悅去了浴室,她洗了出來,室內的燈卻熄掉了,她摸黑躺去了沙發。

等薑若悅睡著後,賀逸才從陽台返回來,走到了沙發邊。

睡著的薑若悅,傳來淺淺的呼吸,睡夢中,她感覺自己的臉被一雙大掌在撫摸著,她抬手抓了一下,那隻手很燙,睡著的她,反倒覺得很安心,緊緊的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