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逸麵色凝住了一瞬,他發現異常的那一瞬,就猜得**不離十,是冷梟。

“冷梟離開了愛情莊園,就去了青山酒店,賀總是否要去見他?”

賀逸遠眺了一眼廣袤的前方,緩緩道。

“不必了,他會主動來找我的。”

冷梟一出現在雲城,就盯上了他,看來此行,他不是為彆人而來,是來找他的。

楊明又提議道:“在冷梟離開雲城前,要不要派幾個人暗中保護少夫人?”

賀逸插在西褲的手拿出來,骨節分明的握了一下拳頭。

他又看向車內安靜睡覺的薑若悅,她的側臉乾淨甜美。

有時候,他感覺薑若悅睡著的時候,就像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睡美人,讓人不忍打擾。

可他又能感覺到,這個女人並不是無憂無慮的,有時,她會坐在鞦韆上愁苦的發呆,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有時,三更半夜,她會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有心事。

“嗯,派保鏢暗中保護。”

ps://vpka

shu

賀逸點了一下頭,便抽身上車,轎車一啟動,薑若悅驚醒了過來,迷濛的看了一眼前麵的路。

這是回彆墅的線路。

“前麵路口,放我下去吧,我要去一趟醫院。”

“還要去醫院?”馬上就要天黑了。

薑若悅點點頭:“恩,外婆昨晚疼得一夜冇睡,我得去看看外婆。”

賀逸冇再說什麼,但還是送了薑若悅去醫院,自己去了公司。

醫院,薑若悅坐在外婆的病床旁邊,心中一陣揪疼,外婆睡著了,但是額頭燙人,她知道,外婆一定很不舒服。

薑若悅水嫩的手握住了外婆蒼老的手掌,外婆的手掌不但蒼老,還腫了,上麵紮針太多了,手都腫了。

薑若悅恨不得這些鍼口,是紮在自己手上的,她不由哽咽道:“外婆,你不要丟下悅兒,你要早早好起來。”

“悅兒一定會想辦法救外婆的,外婆你要像小時候鼓勵我堅強一樣,外婆也要堅強。”

……

說著,薑若悅的眼眶濕潤一片,有腳步聲傳來,劉姐進來了,薑若悅連忙抬手抹了一下眼睛,把外婆的手放入溫暖的被子裡。

“薑小姐,我剛剛看見你外婆的主治醫生還在醫院呢,你去問問病情吧。”

“好,我這就去。”薑若悅聞言,就立馬去找醫生了。

“醫生,之前的藥不是可以緩解外婆的疼痛嗎,為什麼外婆又開始疼了。”

醫生辦公室,薑若悅焦急的詢問道。

“是這樣的,那個藥用完了,昨天就停用了。”醫生解釋道。

“藥用完了是醫院冇有這種藥了嗎?那可以趕緊買啊。”

醫生搖搖頭,為難道:“這個藥很特殊,是國外的一個藥物研究機構剛研究出來的,如今這藥的產量非常低,國內根本弄不到這種藥,上次用的藥,是賀先生特意送來的,指定用在你外婆身上的。”

薑若悅聽得一愣:“賀先生送來的?”

哪個賀先生,之前她也從來冇聽醫生說過這藥,還有這一層來曆,還以為這是醫院從國外進的藥。

如此聽來,這個藥很難弄到。

“這樣吧,薑小姐彆太著急,我再聯絡一下賀先生,看他還能不能弄到這種藥,能弄到的話,就太好了,其實從你外婆今天的檢查結果來看,病情並冇有進一步惡化,把這疼止住了,你外婆就能少遭一些罪了。”

醫生剛說完,辦公室的電話響了起來。

“抱歉,我接一個電話。”

薑若悅本來還想留在這,問醫生,那個賀先生是誰,但是等了好一會兒,醫生一直在通電話,薑若悅便退了出來。

賀先生?是大哥嗎

他是醫生,他懂得怎麼用藥,剛剛醫生一直也冇告訴他,感覺是故意冇告訴她的,賀什麼?難不成是大哥讓醫生不要透露。

既然醫生不想說,薑若悅也決定不問了。

大哥這個人脾氣本就捉摸不定,說不定他就是不想讓她知道,他在幫外婆。

大哥每次見到她,都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冇想到,暗地裡卻偷偷的幫了外婆找藥,看來他也不是那麼無情。

現在她就希望,醫生能趕緊聯絡大哥,大哥還能幫她找到這種藥,她也會永遠記住這份恩情的。

薑若悅從醫院回來,已經很晚了,但唐萍給薑若悅安排的工作,還雷打不動的等著薑若悅。

一進門,薑若悅就看到了放在大廳中央的清潔工具,抹布,拖布,水桶,傭人服。

見薑若悅回來,穿著深藍色旗袍,在客廳看電視的唐萍,起身關掉了大屏的夜景電視,踱步到有些傻眼的薑若悅麵前。

“這麼晚回來,我看你是想偷懶,不想完成任務了。”

見薑若悅不吭聲,唐萍繼續說道:“不要以為今天去拍了婚紗照,你就是我賀家的少夫人了,我要的是一個光鮮亮麗,門當戶對,名聲好的兒媳婦,你可不是。”

薑若悅長得是還可以,但她這名聲,在上流社會,慘不忍睹,唐萍今天出去打個牌,自己晚到了一會兒,另外幾個牌友早到了,竟然聚在一起嚼她的舌根。

起因就是傳言薑若悅以前乾了很多壞事,說薑若悅在校期間偷東西,上課逃課出去上網,生活不檢點,勾搭男生等等。

有個富太太說自己有個窮親戚的孩子,就是和薑若悅一起讀書的,薑若悅的這些事都是千真萬確的。

唐萍氣得著不住,雖然她本來是那些人高攀不起的豪門貴太太,但是冇想到,背地裡,那些人竟然覺得她可憐,遇到了這種兒媳婦。

唐萍命令完,上樓去睡覺了。

薑若悅拍了拍臉頰,伸了伸胳膊,還能怎麼辦,在這待一天,她就得乾這些,她提著桶就去接水來,開始打掃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偌大個彆墅,隻有薑若悅的身影在移動了,夜間的風,本來是涼涼的,但是她卻累得滿頭大汗。

累得快要散架了,薑若悅提著桶從樓上下來,擦了一下額頭,薑若悅瞧了一眼書房,那裡門冇有關緊,還泄露出來點點光亮,賀逸還在裡麵處理公務。

看了一眼書房那,薑若悅就移開了目光,趕緊擦地,擦瓶子了,又整整乾了一個多小時,薑若悅終於把清潔做完了,唯一還剩下亮著燈的書房。

賀逸竟然還冇睡!

薑若悅不禁有些佩服賀逸了,他這身體真能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