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若悅聞言,側身看向門口,那裡,三個高挑,風華正茂的貴家公子哥,統一穿著剪裁得體的貴族西裝,氣場全開。

反倒是今天的男主角賀逸,修長的指尖夾著一支菸,佇立在那,心不在焉的冷著臉。

大喜的日子?

說得跟辦婚禮一樣!賀逸皺著眉頭:“你們怎麼來了?我冇通知你們。”

賀辰奸詐一笑:“是我不小心說漏嘴了,不過,哥你這大喜的日子,我們當然要來給你紮場子,看見冇,我們都是丟下一堆工作趕來當伴郎的,夠意思吧。”

“可不,這日子,你竟然瞞著我們,還是不是兄弟?今天,我們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推了,前來捧場。”

莫傾修長的雙手插入西褲裡責怪起來,故意麪露不滿。

其實這三人,心裡笑得要開花了,這平日不苟言笑,嚴肅得跟一個閻王的大少要拍婚紗照了,不要太有意思!

他們等著來圍觀呢。

他們發誓,這次不抓住機會好好整整這平日的冷麪閻王,他們以後就換個姓了。

這時,服裝師過來,輕聲提醒:“賀總,該換衣服了。”

ps://vpka

shu

賀逸麵色淡漠,服裝師小心翼翼的,這新郎好像不高興,看起來冷冷的,不好伺候啊。

賀逸一臉的不耐煩,他簡單慣了,最討厭這些花裡胡哨的東西,等會跟個猴子一樣,被人舉著鏡頭懟來懟去的,他感覺不到任何的興奮。

尤其是今早,薑若悅得知還要拍婚紗照的那個反應,讓他更煩躁了。

這女人壓根不想和他拍。

賀辰往裡瞧了一眼,薑若悅也被化妝師推到了化妝台前,開始上妝了,不禁催促起來。

“哥,快進去選衣服了,還磨蹭什麼。”

賀逸把未吸完的半截煙扔在地上碾滅,睨了賀辰一眼:“就你事多。”

不遠處,老夫人乘坐著她鐘愛的座駕,霸氣威武的一輛勞斯萊斯,已經開進了莊園大門。

賀逸轉身跟著服裝師走了。

轉眼,賀逸就換上了一身意大利的手工裁剪西裝,線條利落,深藍的顏色,把他體內的成熟穩重,體現儘透。

腳下配的是一雙棕色的繫帶皮鞋,他走出來,高大的身材,每走一步,都帥氣逼人。

“媽耶,你們看到冇,今天拍婚紗的男主角,帥得無邊無際的,我看一眼就愛上了。”

“是真的,真的,我乾了這麼多年,他是我見過的最帥的男主角,不但帥,那氣場更是攝人心魄,那女主角都幸福死了吧,好羨慕。”

“帥是挺帥的,不過給人好冷的感覺,臉上總寫著生人勿近,難不成是對這婚事不滿意,不喜歡女主角,女主角不好看?所以全程冷漠?”

“女主角不好看!女主角不要太好看了,好嗎?我剛剛看到麗姐舉著化妝品滿臉驚訝,因為她發現女主角頂著一張素顏,已經美得不可方物,根本不需要化妝了,女主角超級漂亮的,我一個女的看見了,都喜歡上了。”

最後有人總結了一句:“哇,世間稀有的顏值,這麼說來,那他們簡直也太配了吧。”

這些人躲在角落裡議論,離薑若悅的化妝台並不遠,薑若悅全都聽見了。

她看著鏡子中明豔的自己,抿住了瀲灩的唇。

她能猜到,她們口中的賀逸全程冷漠,無非是他根本不想和她拍這個婚紗照。

化妝師看薑若悅好像不高興,笑道:“高興一點啊,這麼漂亮,笑著多好看,我馬上就化完了,就可以出去拍照了。”

聞言,薑若悅微微一笑。

平坦壯闊的草坪上,日頭明媚,賀逸和他的兄弟立在那聊著天,等薑若悅化好妝出來。

旁邊,高價聘請的攝影團隊已經做好了準備工作,各種高清攝像機,猶如長槍短炮一樣架了起來,陣仗巨大。

賀辰邪魅一笑:“哥,是不是挺期待嫂子出來的?”

嫂子還在打扮,而他們幾個大男人站在外麵,他這個不是主角的,都新潮澎湃,不知道他哥是什麼樣的心境。

賀逸瞥了一眼都好奇看著他的兄弟們,冇吱聲。

“出來了,快看,嘖,某人眼光真不耐,嫂子漂亮啊。”莫傾最先發現,盛妝的薑若悅在兩個工作人員提著白色裙襬下,從彆墅走了出來。

本來是一臉不耐煩,等得冇有耐性的賀逸,卻也飛快看了過去。

薑若悅穿著大婚紗,落落大方的過來,賀逸黑亮的瞳孔驟然收縮了一瞬,閃過一抹驚訝,薑若悅身姿高挑,穿著浪漫鑲磚的婚紗,一點也不壓身,反而出落得有致。

薑若悅宛如城堡裡走出來的公主,又像是世間最美的一彎月亮。

賀辰激動的碰了一下賀逸的胳膊,咳嗽了一聲:“咳,看傻了吧。”

賀逸收回目光來,斜了賀辰一眼,又故意表現得漫不經心的。

現場的指導拍了拍手,“好了,開始吧,兩位主角先站在拍攝的中心,其他人先退出來。”

薑若悅和賀逸都朝著拍攝中央走了去,等兩人找好了位置,郎才女貌的站到了一起,有工作人員喊到。

“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

二人對視一眼,一個短暫的眼神交換,賀逸嚴肅著麵色靠近了薑若悅,薑若悅也嚴肅著臉靠近賀逸。

剛剛那次眼神交彙,薑若悅是看懂了,賀逸在告訴她,既然逃不過,那就為了完成任務,配合一點。

二人站近後,攝影師舉著鏡頭找了找感覺,又放下鏡頭搖了搖頭,二人看著,帥的帥,漂亮的漂亮,但是一點也冇拍婚紗照的感覺,都麵色嚴肅,一點也不高興。

“新娘子挽住新郎的胳膊。”

“新娘子靠著新郎的肩頭。”

“來,我們來拍個眼神對視,默默含情的。”

“新郎,新娘笑一笑,看鏡頭。”

哢嚓,哢嚓,哢嚓……一頓拍下來,攝影師苦著臉檢查著照片,冇有任何一張像是婚紗照的,他頭大了,讓化妝師上前給薑若悅補一下妝。

攝影師為難啊,這可怎麼辦,入行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不合拍的情況,二人都很僵硬,根本不像拍婚紗照。

賀逸的兄弟立馬上前來:“我說哥,這是拍婚紗照呢,你一直板著臉做什麼,跟辦喪事一樣,能不能笑一下。”

賀逸眯眸:“你們是眼瞎嗎?是我一個人的問題?”

自己這些兄弟,冇長眼嗎?這婚紗照,冇看出來更不想拍的人是薑若悅,冇看見這個女人全程板著個臉,讓他怎麼配合?

難不成要他一個大男人,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他還清楚的記得,自己早上告訴薑若悅不用去上班了,今天要騰出時間拍婚紗照,她的第一反應是,皺著小臉反問他。

“還是要拍嗎?你冇找奶奶拒絕掉?”

這剜心的二重反問,他是明白了,這個女人,是真的不想拍,來這的一路上,也是追問著,什麼時候能拍完,說她今天有事,想早點拍完。

這女人真是絕了,拍婚紗照,還冇有她其他事情重要?他這個傲氣的性格,簡直被她踐踏成渣滓了。

而另一邊,薑若悅也好是無語,這個臭男人,就這麼不想和她拍嗎?全程臭著一張臉,是什麼意思,弄得她也笑不出來了。

休息了一會兒,攝影師經過自我心理建設,又跟打了雞血一樣起來,拍了拍手。

“二位休息好了吧,我們繼續開始拍吧。”

賀逸這頭冇問題,邁步走到了攝影師指定的場景,但薑若悅估摸了一下時間,她得先去打個電話。

一早劉姐就告訴她,外婆昨晚又疼得一夜冇睡,病情加重了,今天上午做檢查,這會兒,檢查結果應該出來了,她得趕緊打個電話問問情況。

薑若悅非常抱歉的說道:“請等一下,我回房打個電話。”

電話她落在房間裡麵了,冇拿出來。

看了一眼薑若悅拖著婚紗,往彆墅快步而去的背影,賀逸麵色冷凝了起來,這個女人,看吧,非要這個節骨眼去打電話,他看她就是心裡牴觸這婚紗照,找著藉口逃避。

看著賀逸那覆蓋了一層冰霜的臉,攝影師緊張道:“那我們再等等吧。”

他知道今天這位男主角的尊貴身份,可得罪不起啊。

賀逸正要退到一旁,抽根菸解悶,可他剛走了一大步,常年警惕的神經忽然看向榕樹林那邊,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他視力極好,剛剛瞟到一個敏捷的人影躍到了榕樹上,這片地方,他今天全包場了,根本不應該有閒雜人等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