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馨也挺滿意的,反正這湯裡的唾沫,已經混均勻了。

“你快嚐嚐吧,絕對是你們把湯熬壞了,再磨蹭,我就把你們經理叫來,投訴你”

“唔。”

薑若悅盛起來的一勺子,突然看準了時機,送到了齊馨張開的嘴裡麵。

齊馨嗆得咕咚一聲,那勺被吐了唾沫的湯,還是滑入了她的喉嚨。

一陣噁心鋪天蓋地的襲來,齊馨立馬彎腰一陣狂吐。

“嘔嘔”

“薑若悅,你”

薑若悅放下湯碗,抱著胳膊,淡淡的看著狂嘔的齊馨。

“看你一直在勸我喝湯,嘴巴都勸都乾了,我就先給你喂一勺,潤潤唇,我體貼吧,不過你好像不領情?”

齊馨氣得拿起麵前的碟子,朝著薑若悅摔去,她要噁心死了。

ps://vpka

shu

“你,你這個賤人,你竟然敢欺負客人,把你們經理叫來,我要讓你好看。”

她竟然喝了田嬌的唾沫,簡直心態爆炸。

薑若悅輕鬆避開了扔過來的碟子,還打開自己的手機,點開了一段畫麵,舉在了齊馨麵前。

“趕緊結賬滾,不然你們故意往湯裡麵吐口水的行為,就算經理來了又怎樣,想讓經理好好和你們對質一番?”

齊馨瞪大了眼睛,怎麼會這樣,薑若悅的手機裡麵,怎麼會記錄了她們乾的壞事,這裡麵有監控!

發現更多的人朝這邊看來,並且指指點點的。

“你們剛剛聽到冇,那個女生自己給湯裡麵吐了口水,要讓這個服務員喝呢,好可怕,都二十一世紀了,怎麼還有這種冇有道德的女生。”

“可不是,看起來還一身名牌,像是個有錢人,怎麼素質這麼差。”

薑若悅理直氣壯的站在旁邊。

齊馨心裡發虛,這種冇有道德的事情,她絕對不能被全天下的人知道,咬著牙掏出一把鈔票放在了桌子上。

“不用找了。”

隨後二人跑得比誰都快。

賀氏大廈,一個高管從總裁辦公室彙報工作出來,一臉的怪異。

他剛剛進去彙報工作,總裁聽了一會兒,竟然拿起一根黃色的長條的東西吃了起來。

自己起初還以為是什麼高檔的東西,結果定睛一看,那不是一根油條?

還用那種非常廉價的塑料袋包著的,總裁這是在體驗生活嗎?

高管還在納悶的時候,身子突然被一撞,還被嗬斥了一句。

“讓開。”

齊馨來了。

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高管蹙額往後瞧了一眼,發現是齊馨。

齊馨也猛然停住了腳步,回過頭來,一秒收住了壞脾氣,溫柔道。

“逸哥哥在裡麵嗎?”

是她唐突了,被薑若悅氣得要瘋了,齊馨甩了甩手掌,在逸哥哥的地盤,她不能這麼霸道。

在樓下,她給了田嬌兩個大耳光,真是奇恥大辱,她竟然喝了田嬌的唾沫,噁心透頂。

高管被齊馨陡然轉變的態度,弄得頭皮發麻。

但是齊馨的父親,是她的上層領導,雖然如今人在海外,他仍舊開罪不起,點點頭。

“在的,齊小姐。”

齊馨先是翻開了自己名牌包包裡麵的口紅,小鏡子,給自己重新上了妝,確保自己360度無死角之後,才走到門口輕輕的敲了門。

“進來。”

“逸哥哥。”

齊馨輕輕推開門,一身的優雅。

賀逸坐在黑皮大椅裡麵,鋒芒畢現的眸子,隻掃了了一眼門口,並冇有被齊馨精緻的妝容吸引,他拿起一份檔案翻開。

“有事?”

好疏離的眼神,齊馨揪緊了心。

“是這樣的,逸哥哥,今天晚上我過生,我決定辦一個小型的生日會,邀請你晚上過來參加一下,好嗎?”

賀逸擰了一下眉頭,往後翻了一頁。

“晚上我有事,我讓楊助理把禮物送到。”

隻是把禮物送到,這根本不是齊馨的意願,她的掌心收緊,指甲差點刮出血痕來。

“你能來一趟嗎?就過來坐一會兒就好了,我在國內可是一個親人都冇有了,你以前說你冇有妹妹,會把我當做親妹妹一樣疼的啊,可現在你,卻連在我的生日宴會上露一個麵都冇時間,我知道我最近做錯了事情,讓你失望了,伯母已經教育我了,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犯糊塗了,你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靜默了幾秒後,齊馨可憐兮兮的擠出了一滴眼淚。

賀逸感到煩躁,但是菲薄的唇吐出了兩個字。

“地址,時間。”

午間,賀逸竟然接到了薑若悅打來的電話。

看著上麵跳躍的號碼,他的心跳快了起來,摸了一下菱形的唇畔,這裡似乎還殘留著薑若悅身上那香甜的氣息。

薑若悅想了一下,早上請賀逸吃的飯,好像還是太簡單了。

加起來,連二十塊錢都冇有。

如果可以,她還是請他重新吃一頓吧。

大家都在午休了,餐廳靜悄悄的,薑若悅走到一張靠窗的桌子處坐下,當午的日頭從窗間的紗簾照進來,她乾淨的臉龐,白得發光。

薑若悅靜靜的等待著,那頭終於接聽了,她迫不及待的開口。

“你晚上有時間嗎?我今晚上下早班,重新請你吃飯吧,早上的太簡陋了。”

“晚上幾點?”薑若悅一愣,雖然隻有簡短的幾個字,在電話裡麵,他的嗓音竟然更加磁性,聽著好性感。

“九點。”

那頭冇有立刻回答,薑若悅莫名還緊張了一分。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上班,她竟然好幾次控製不住,想到他在車上強吻自己的畫麵。

她記得自己在車上明明是抗拒的呀,他強勢又霸道,讓自己招架不住。

可是回味到了一個細節,他護住她腦袋的手掌又很溫柔,一個男人霸道中又帶著溫柔,似乎有種致命的吸引力。

薑若悅想自己一定是有受虐體質,回味的時候,竟然感覺身體酥酥麻麻的。

薑若悅發現自己臉都紅了,她摸了一下發熱的臉頰,撥出一口氣。

“不用了,晚上我有事情要忙。”

晚上九點,還要忙?薑若悅覺得有點不合理,不過她發燙的臉頰,也一下子就冷卻了,她尊重他的決定。

“那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