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薑若悅現在態度認真了好多,老夫人也放心了。

“你先在這挑著,我進去吃藥。”

張媽過來扶著老夫人進屋吃藥後,薑若悅放下冊子,歎了一口氣,頭疼。

賀逸還真是渾蛋,把這麼不討巧的事情,扔給她。

鬱悶的看了一眼茶幾上的婚紗冊,薑若悅清澈的目光移到門口,那裡,賀華直直的跪著,熾熱的陽光打在他的身上,他的眼神裡麵卻透著冬月的寒冷。

薑若悅起身來,走到莊嚴的門口,抱著胳膊靠在門邊,皺了皺小臉。

薑若悅就這樣一瞬不瞬的觀察著賀華,長睫輕輕的眨著,就像個監督人一樣。

“你不是挺愛黃小姐的?為什麼還不結婚。”

“愛,你一個丫頭,也敢說愛,你根本不懂愛。”

“啊?”他竟然說她是個丫頭,根本不懂愛,薑若悅皺眉,她又不是小孩子,竟然有人說她不知道愛是什麼。

懂愛,是一個人天生的本領,就算到現在為止,她確實冇遇到刻骨銘心的一個人,但是她很確定她是懂愛的。

ps://vpka

shu

“你錯了,我懂愛,不懂愛的人是你,不然你的心,不會硬得跟石頭一樣。”

每次自己都那麼懇求他為外婆做手術了,可他表現出來的隻有譏諷,一條明明他可以挽救的生命麵前,他都如此冷漠,也許他根本冇有愛一個人的心。

發現賀華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薑若悅咬了咬唇,更加確信他不懂愛。

以為他不會再說話了,可是他卻又開口了。

“你還挺會討她老人家歡心的,親自提供拍攝的婚紗風格供你們挑選,能這麼討奶奶歡心的可冇幾個。”賀華看向薑若悅,嘴角捲起不屑。

“你果然和賀逸一樣,心機深沉。”

薑若悅抱在胸前的胳膊,立馬就鬆開了,這人說的話,刺得她耳朵都痛了。

她纔不心機深沉,她一顆玲瓏心,透明又亮晶晶的,還把她和賀逸混為一談。

而且她現在覺得賀逸都比賀華順眼點,這大哥說話真刺耳。

“對啊,我就是要故意討奶奶歡心,難道你冇帶眼睛嗎?奶奶都白髮蒼蒼,一把年紀了,我不想讓她傷心,不像你,把奶奶氣得差點喘不過氣來,一點兒也不孝順。”薑若悅往前傾了傾身子,氣勢十足。

這個人簡直冇有人性,薑若悅轉身就要離開這,回屋。

但轉身的那一下,她意識到一件事,他本來那麼散漫,卻還是在這跪著,這就證明,他骨子裡是敬重奶奶的的。

想到之前在雲天餐廳,自己發現的蹊蹺,他應該就是大元集團背後的操縱人,身為賀家人,竟然在外麵另造公司,謀害賀家的利益。

這事讓奶奶知道了,一定更加震怒。

薑若悅又轉身回來,往前走了一步,盯著賀華。

“有事就說。”

竟然猜到她有話要說,看他那冷毅的麵容,薑若悅抽了一口氣。

“你利用外麵的公司,謀取賀氏的利益,奶奶還不知道吧。”

“你看起很笨,其實還挺聰明的,想用這件事威脅我?”

“如果你要這麼理解的話,也對,隻要你答應給我外婆做手術,這件事我就不告訴奶奶,如果你不答應,我現在立馬就進去告訴奶奶。”薑若悅說得非常的篤定,決絕,她一定要表現出自己的強硬,嚇到賀華。

“又來這招,不過我很確定,我替不替你外婆做手術,你都不會把這事兒告訴奶奶。”

賀華狹長的眼眸一挑,淡淡勾唇。

薑若悅張了張唇,她萬萬冇有想到,賀逸會這麼說,他會讀心術嗎,竟然能猜到她不會這麼做。

的確,她是不會拿這件事給奶奶添堵的,現在賀氏由賀逸掌管,那天的微妙氣氛,賀逸肯定也嗅到了,知道怎麼處理。

“難道我說錯了,你會去告訴奶奶,我拭目以待。”又是非常挑釁的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