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爵,如果……嗯,如果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你……你也不會生氣嘛?”

安伶韻心底莫名有些忐忑,小聲的試探道。

“你不會的。”顧銘爵堅定道,“就算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也相信你一定有你的道理,我怎麼可能會生氣。”

他的眼眸在漆黑的夜裡閃著光,透著無比的真誠。

安伶韻感動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也許,她應該對他坦白一切,不是嗎?

“好了,不要再想亂七八糟的事情了,已經這麼晚了,快些回去休息吧。”

顧銘爵看到她麵上細微的表情變化,並冇有說什麼,牽起她的手往樓上去了。

他知道,她身上還有許多的秘密。

她不說,自有她的道理,他也不會多問,隻會耐心的等。

翌日,週末。

顧銘爵一大早去了公司,安伶韻則藉著空閒聯絡了茉甜見麵。

兩人約在一家咖啡店,九點一刻,茉甜如約而至。

“安小姐,多謝你昨天出手相助,如果不是你,我恐怕會惹上很大的麻煩。”

見麵後,茉甜再一次向安伶韻表示感謝。

至於安伶韻的身份,茉甜是清早與楊辰通話時得知的。

楊辰告訴她,盧宗帥現在已經離開了燕城,據說手腳都被人打斷了,而且已經冇有康複的可能。

而盧家,似乎也出了大事,一大堆的警察闖進了盧家,將盧家所有人都帶走了。

有傳言,盧家涉嫌叛國通敵,這罪名,怕是要在牢裡坐一輩子了。

一切發生的很是突然,但又在意料之中,茉甜冇有問,楊辰冇有說,但兩人心知肚明,這一切,都是因為安伶韻。

確切的說,是因為安伶韻背後的男人。

顧銘爵!

所以,當安伶韻主動聯絡自己要見麵時,茉甜根本冇有拒絕的理由。

“茉小姐,不用這麼緊張,坐吧。”安伶韻看出茉甜的緊張,微笑著招呼她坐下。

“謝謝。”茉甜規規矩矩坐下,神色間有些侷促。

“安小姐,您找我,有什麼事嗎?”她小心翼翼的問。

安伶韻開門見山道:“其實是一件好事,我比較喜歡你的歌,所以,想簽下你,另外,幫你出一首單曲。”

“啊?”茉甜懵了。“簽我,還要幫我出單曲?”

這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怎麼突然就落到她頭上了?

“安小姐,您是認真的?”茉甜兀自不敢相信。

她雖然唱歌好,但是早前出道時得罪了不少人,已經被封殺了啊,幾乎冇有人敢簽她。

“當然是認真的,我甚至連合同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簽字了。”安伶韻說著,自包包裡拿出一份合同,擺放在茉甜麵前。

“因為比較趕時間,所以,我希望你能儘快給我答覆,嗯,一天之內。”安伶韻緊接的補充一句。

一天的時間?

茉甜微微蹙眉,這麼著急,不會是什麼陷阱吧?

“你可以把合同帶回去,找個律師好好看一下,放心,我對你冇有惡意,相反,我很看好你,這也是我會決定與你合作的原因。”

“對了,如果你還不放心,我可以用夜鶯的身份,向你保證!”安伶韻淡淡道。

,content_num-